分享
中新经纬>>金融>>正文

2019不加息?美联储货币政策面临不确定性

2019-01-07 04:58:22 国际金融报

  美联储2019不加息?美联储货币政策面临不确定性

  国际金融报记者 袁源

  去年年底,关于美联储将于2019年加息两到三次的预期还言犹在耳,新年伊始,拐点突现,无论从经济数据表现还是投资者预期来看,联储政策或由紧入宽,即使“鹰”多“鸽”少亦无可奈何。

  2018年12月20日,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至2.5%。这是美联储在去年的第四次加息。当时,美联储在决议声明中暗示,2019年或将加息两次,比2018年9月时暗示加息三次的言论明显温和。

  但进入2019年,投资者越来越相信,美联储不会在这一年加息。

  近日,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CME)发布的“美联储观察”显示,美联储在2019年1月、3月、5月、6月、7月、9月、10月、12月的加息概率均为0%。

  黑石集团副董事长Byron Wien年度“十大意外预言”(10 Surprises)也预测,美联储2019年全年都不会加息。

  言论一向“偏鸽”的美国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卡普兰也倾向于认为,美联储不会在未来几季调整利率。

  而利率期货显示,有投资者预计,今年年底前,美联储存在降息的可能,而这一几率急升至50%以上。

  三“鹰”一“鸽”

  美国经济明年可能减速,美联储货币政策面临不确定性。

  2019年,美联储投票委员人选将发生改变。4名新票委中有3人为“鹰派”,主张加息。这意味着,即便美国总统特朗普经常批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及其利率政策,仍阻挡不了美联储内部加息声音的加强。

  据悉,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共有12名投票委员,其中8人为永久性投票委员,这包括7名美联储理事,外加纽约联储主席。剩下的4名投票委员由地方联储主席轮流担任。

  即将于2019年成为美联储投票委员的4名美联储官员分别是: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堪萨斯联储主席乔治、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以及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

  这四人中,只有布拉德为“鸽派”,他反对再加息,认为其没有必要且可能对美国经济增长构成风险。与之相反,被认为是“鹰”中之最的乔治,因忧虑低融资成本会引发金融失衡与通胀风险,一直主张加息。至于芝加哥的埃文斯及波士顿的罗森格伦,立场处于上述两人之间,但偏向鹰派。这两人近期均曾主张加息以阻止经济过热,避免催生过度的通胀或资产泡沫。

  “鹰”“鸽”渊源

  美国媒体报道,过去55年来,有70%的美联储公开政策委员会委员拥有持续稳定的立场,他们或者是“鸽派”,或者是“鹰派”,剩下的就是“摇摆派”。

  根据美国全国经济研究局在去年发表的一篇文章,美联储政策制定者的“鹰”“鸽”或者“摇摆派”的态度,受到其出身、教育背景、政治利益、支持者,以及其对经济发展的观点和行动等多重因素影响。

  研究发现,当一名美联储成员在高通胀期间出生、从与芝加哥大学经济学院等类似学府毕业的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家,并由共和党总统任命,或由有既定理念的地方联邦储备银行董事会任命时,该成员成为“鹰派”的可能性更高。

  而“鸽派”大多出生于高失业率的年代,比如大萧条时期,他们通常毕业于具有很强的凯恩斯主义信仰的大学(以东岸的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大学为代表),并由民主党总统任命。不过自20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和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家的思想流派之间存在相当大的趋同。

  相比之下,“摇摆派”具有一部分“鸽派”成员的背景,但不全是。尽管“摇摆派”经常跟随大多数观点,有一些情况会引发“摇摆”情绪。比如当美联储面对严重的经济议题:20世纪70年代的大通货膨胀,对合理的货币政策框架进行密集讨论;20世纪90年代初有关稳定价格和通胀目标的讨论,以及对经济状况进行再认识等。

  不过近年来,个人因素对于美联储成员的影响愈发减少。因为美联储成员已经趋于理解价格稳定以及灵活使用通胀目标的重要性。而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讨论的议题又更多转向金融稳定。

  宽松预期

  进入2019年,全球经济放缓、各国股债波动并没有因为进入新的一年而剎车,近期风险资产不断跌价,交易员揣测加息周期是否临近尾声。

  事实上,美联储未来的利率决策,美联储票委的基本立场其实仅是一小部分策动因素。鲍威尔及其他官员都强调,会以最新经济数据作为政策决定的依据。

  美联储官员已经预计,美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率将会放缓,因为它面临海外经济增长放缓、政府刺激措施减弱以及美联储推动其自身货币刺激措施的持续性影响。

  美国债市表现常被用来预测美国经济健康前景和货币政策的走向,一些精准性较高的指标最新显示,美国经济今年陷入衰退的机会加大,或许迫使美联储停止继续加息,转向宽松。

  新年伊始,美国方面公布的经济数据令人失望。2018年12月,ISM制造业指数创金融危机后最大降幅。该报告促使投资者买入债券避险。

  1月3日,美国两年期公债收益率跌穿2.4%,为2008年以来首次与联邦基金有效利率齐平(美国基准利率区间2.25%至2.5%)。而被视为最可靠衰退风向标的3个月/10年期美债息差,在1月2日创下“后金融危机”时代新低。

  诸多信息显示,美联储于未来24个月主动放松货币政策的可能性增大。

(编辑:张猛)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17012796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513525309 举报邮箱: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19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经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