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新经纬>>产经>>正文

累计亏损20亿,猫眼赴港IPO:背靠大树好乘凉?

2019-01-07 16:42:30 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客户端1月7日电 (常涛)日前(1月2日),港交所官网信息显示,在线票务平台猫眼娱乐(下称猫眼)已通过上市聆讯,并更新了去年9月3日提交的上市招股书。媒体报道称,猫眼预计2019年春节(2月5日)前后挂牌上市。

  不过,即使背靠着光线、腾讯、美团三大巨头,猫眼至今仍没有走出亏损困境。未来摆在猫眼面前更严峻的问题是,面对行业天花板和来势汹汹的竞争对手,猫眼如何讲述自己在资本市场的故事。

  01 猫眼目前仍处在亏损状态

  猫眼的前身是2012年2月在美团娱乐部门开展的在线电影票务业务,即美团电影。2013年,美团电影更名为猫眼电影,并于2016年从美团完全剥离,独立发展。

  猫眼发展过程中有几次大的资本运作:2016年5月底,光线控股向上海三快(美团点评母公司)支付8亿现金对价购买其持有的猫眼9.60%的股权,光线传媒向上海三快支付15.83亿元现金对价购买其持有的猫眼19.00%的股权。

  2017年8月,光线控股以17.757亿元的对价购买了上海三快持有的猫眼文化19.73%股权。2017年9月,猫眼和微影时代实现战略合作,共同组建一家新公司“猫眼微影”。2017年11月,猫眼与微影业务整合完成,并获得腾讯一笔10亿人民币的投资,估值超200亿元。

  当前,猫眼主要股东包括腾讯、光线、美团点评等。从猫眼的股东结构来看,光线及其关联方、腾讯和美团点评持股比例分别为48.8%、16.27%和8.56%。

  实际上,在2018年9月3日递交招股书之前,猫眼的经营业绩一直是个谜,人们只能从股东之一光线传媒的财报中发现蛛丝马迹。

  光线传媒2017年5-10月的三份公告都提及了猫眼2016年的业绩。不过,值得玩味的是,这三份公告虽然发布时间相差不足半年,但猫眼的净利润却有连续三次大幅变动:从亏损5.11亿元,到亏损1.09亿元,再到盈利199.5万元。短时间数据变动幅度之大,一时也引发了业内的质疑。

  随着招股书公布,猫眼的真实业绩也浮出水面。目前,猫眼仍处在亏损状态。

   ▲资料图 中新经纬 常涛摄

  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8年前九个月,猫眼经营亏损分别为12.98亿元、5.08亿元、7610万元、1.44亿元。也就是说,2015年至今,猫眼累计亏损额已超过20亿元。

  经调整后,猫眼2015年、2016年分别亏损12.70亿元、3.00亿元,2017年盈利1.24亿元,2018年前九个月,亏损1690万元。按照这一统计口径,2015年至今,猫眼累计亏损约14.63亿元。

  招股书显示,猫眼的销售及营销开支从2015-2018年前九个月年分别为15.2亿元、10.3亿元、14.2亿元、17.2亿元,是造成猫眼亏损的最主要原因。

  猫眼也在招股书中披露风险因素称,我们于截至2018年9月30日九个月曾录得亏损净额历史及现金流出净额,且未来可能继续产生亏损净额或现金流出净额。

  02 大量用户不在自己手中

  目前,猫眼的营收主要由在线娱乐票务服务、娱乐内容服务、娱乐电商服务、广告服务及其他构成。

  招股书显示,猫眼2018年前9个月营收30.6亿元,上年同期为14.34亿元。其中,来自在线娱乐票务服务营收为18.31亿元,占比59.8%;来自娱乐内容服务营收占比为9.1亿元,占比为29.8%。

  猫眼在招股书中引用艾瑞咨询的报告称,截至2018年9月30日九个月,猫眼占中国电影票务总交易额61.3%的市场份额。

  实际上,猫眼能获得如此大的市场份额,离不开背后几大股东的支持,尤其是2017年腾讯推动了猫眼和微影的合并。在光线、美团和腾讯的支持下,猫眼也获得了先天的流量和资源优势。

  猫眼自2017年9月起与腾讯确立了为期五年的战略合作关系,期间,猫眼是腾讯唯一的电影、现场表演及体育赛事入口。猫眼拥有微信及QQ钱包的流量入口。

  2016年5月,猫眼同美团确立了为期五年的战略合作关系,年期随后延长至2022年9月。猫眼是美团及大众点评App上娱乐票务及服务的独家业务合作伙伴。

  不过,同时暴露出的问题是,目前猫眼的流量严重依赖腾讯、美团,大量月活、交易用户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猫眼平台平均月活跃用户仅有680万来自自有应用程序,来自微信及QQ应用程序、美团及大众点评应用程序分别为5560万、7220万。

  在线电影票务服务的交易用户数目,740万来自猫眼自有应用程序,来自微信及QQ应用程序、美团及大众点评应用程序分别为4090万、7230万。

  猫眼在招股书中也承认,运营部分取决于猫眼与战略及业务合作伙伴的关系。一旦猫眼在腾讯及美团平台上服务作出调整或无法使用,则可能无法留住现有用户或吸引新用户,从而面临用户增速下滑,且猫眼方也无法向投资者保证,在与腾讯或美团的合作到期后能及时续约等。

  有业内人士分析,猫眼属于腾讯系,但猫眼与腾讯的关系,远没有淘票票之于阿里那么亲密。腾讯可能认为在线票务这块并不是自己的发力重点,只需要一支力量补足其布局就足够了。目前腾讯给了猫眼很好的资源,但这个优势能不能用好还是存在疑问的,而且是不是一直保持优势也不好说。

  03 未来故事如何讲?

  现在的份额并不意味着猫眼能高枕无忧,在未来,猫眼面临的更大挑战是上市后业绩增长的压力。

  在风险因素部分,猫眼也提示,倘我们未能留住或拓展用户群,或倘用户参与度不再提升或出现下降,则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从电影市场角度来说,目前可以说是拐点已到。暑期档战绩一直是电影行业的风向标,与往年相比,2018年电影档略显不同,无论是电影总票房、电影数量还是口碑都创下近年来的最好成绩,但观影人数却没有明显增长。

  相关数据显示,截止到8月30日,今年总观影人次4.9亿次,只比去年的4.74亿次多了1600万人次,同比增长仅3.3%,这个数据甚至低于2016年票房下滑时,暑期档的人次将近5%的增长。

  从行业角度来说,院线电影票务业务也逐渐显露出了天花板。根据艾瑞谘询报告,截至2018年9月30日,中国在线电影票务的渗透率已达85.5%,市场已接近饱和,未来增长空间实在有限。

  在国内,猫眼还要面对淘票票这个强有力对手的竞争。安信证券的研报认为,在这个行业,盈利与市场份额当前仍不可兼得,因为市场份额仍然需要大量的投入包括平台的补贴来维持。

  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李捷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曾表示,猫眼和淘票票的目标是一样的,都是要争市场份额第一,但采取的战术不同。猫眼选择做入口,并利用入口的流量优势,向上、下做内容和宣发,而淘票票选择做的是平台。

  有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目前在线票务两强格局形成,但这个行业的用户粘性不高,只能靠价格吸引,双方的较量可能会持续较长一段时间。“谁着急上市说明谁更缺钱。”

  猫眼显然也意识到了上述问题的存在,从2014年开始,猫眼就开始延伸产业链,进军电影宣发业务,参与电影的投资出品、发行和宣传。

  但随着《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爆发(猫眼拥有该电影出品方、发行方、宣传方等多重身份),市场对于猫眼这种“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行为产生质疑。虽然猫眼对此进行否认,称裁判员应该是有处罚和处置能力的,但猫眼并没有,因此不存“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的说法。

  不管如何,上市对猫眼来说,都只是一个起点,远非终点。(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编辑:刘虹利)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17012796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513525309 举报邮箱: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19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经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