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新经纬>>金融>>正文

资管新规一棍子打死了影子银行?央行人士否认

2019-02-01 19:15:04 第一财经

  资管新规一棍子打死了影子银行?央行人士:没有,非标转标有机制安排

  杜川

  资管新规出台九个月有余,不规范的影子银行业务得到初步遏制,金融乱象得到初步治理,相关风险显著收敛。

  不过,由于非标急剧萎缩带来的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增速的低迷,让一些人士对资管新规提出争议。有专家认为,资管新规过于严厉,“不能一棍子打死影子银行”。

  近日,在央行媒体见面会上,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副局长陶玲就上述争议作出回应。她表示,目前影子银行的缩减在预期之内,并没有出现断崖式下跌。“资管新规从来就没有一棍子打死影子银行,从来没有说不让投资非标,事实上,资管新规允许公募资管产品投资非标资产,但投资非标应当符合现行监管要求。”

  陶玲也透露,央行正在制定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认定办法,为非标转标给予机制安排。总体而言,央行会根据实际情况去解决机构痛点,会根据实际情况,实事求是的做一些政策储备,但治理乱象,化解风险的总体方向要保持不变。

  影子银行规模缩减,并非一棍子打死

  2018年4月27日,酝酿许久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下称资管新规)发布,资管新规正式落地。

  资管新规发布以来,此前膨胀无序的影子银行业务得到初步的遏制。

  中国基金业协会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证券公司及其子公司、期货公司及其子公司、私募基金管理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总规模约50.5万亿元,同比减少了5.78%。其中,证券公司及其子公司资管规模为13.4万亿元,较2017年底缩水了超过20%,私募资管规模减少近两成。

  截至2018年10月末,各类机构资管业务规模余额约94万亿元,较2018年4月末资管新规发布前的100万亿元下降约6%,呈现有序压降态势。

  由此成为社融增速出现一定程度下滑的原因之一。央行数据显示,2018年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9.8%,2017年末这一数据为12%。去年社融增速持续的下滑主要是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等表外资产增速的下滑所致。

  但这成为了一些人士认为资管新规过于严厉的原因。

  近期,在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的论坛上,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表示,“资管新政的方向是正确的,但不能把影子银行的所有创新都一棍子打死。”他认为,影子银行是表外业务,没有资本充足率的要求,是实体经济、民营企业,包括地方城投等获得资金的一个市场化渠道,一旦按要求全部转回表内,就要受到资本充足率的制约,银行的融资放大器作用马上骤降。

  陶玲对此表示,“资管新规从来就没有一棍子打死影子银行,从来没有说不让投资非标,资管新规允许公募资管产品投资非标资产,但投资非标应当期限匹配,不得多层嵌套,符合金融监管部门对非标的监管要求。”

  事实上,在资管新规出台前,银行发行了大量的刚兑资管产品,期限错配,资金池运作,多层嵌套,且投资端却投向了很多国家宏观调控领域或限制性行业。例如,房地产、产能过剩、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等,这成为了资管新规出台的初衷,即要防范和化解不合规影子银行的巨大风险隐患,引导资管产品回归本源,发挥直接融资功能,满足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

  目前,影子银行的规模已经出现一定程度的缩减。但陶玲表示,缩减的这部分主要是多层嵌套和通道业务,应当说基本上在我们预期之内。资管产品的总规模没有出现断崖式的下跌。此外,“从银行的统计看,银行的非标投资基本上稳定在理财投资总资产的15%左右,并没有出现一棍子打死了,什么都不能干”。

  去年底,央行行长易纲在一次公开的讲座中提到过对影子银行的看法,他表示,规范的影子银行也是金融市场的一个必要补充,影子银行也不是完全负面的词,只要是依法合规经营,无论是表内还是表外业务、信托、公募基金、私募基金都能够成为金融市场必要的补充。

  不过,这并非意味着对于影子银行的监管将会放松。易纲同时强调了,影子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和其他指标没有受到与银行一样严格的监管,所以要多考虑影子银行的风险。举例来说,有些资产证券化机构以资产证券化的名义规避宏观政策和金融监管,但是并没有真正出售资产,也没有进行真正的破产隔离,这就是要考虑的风险。

  非标转标会有机制安排

  在第一财经记者采访过程中,对于非标回表的路径,有不少资管业内人士表示过痛感。根据监管要求,符合资管新规的产品需要做到期限匹配、不再多层嵌套、净值化管理,但很多非标资产目前还不符合要求。银行新产品发行存在困难。

  实际上,资管新规在具体的执行层面坚持在金融去杠杆大方向不变的情况下,已经根据市场实际情况做出了调整。去年7月20日以来,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先后下发三条重要通知,将资管市场规则再细化。

  其中央行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作为资管新规的“补丁版”(下称补充通知)。补充通知的核心主要体现在两点:一是进一步明确了在符合资管新规有关非标投资期限匹配、限额管理、信息披露等监管要求的前提下,公募资管产品可以适当投资非标产品;二是明确了过渡期内,对符合条件的定期开放式产品和现金管理类产品可以采用摊余成本法估值,而这两类中的部分产品可以投资非标资产。

  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方人士普遍认为,补充通知对资管新规中的操作难点和金融机构关切的问题进行了进一步的梳理和说明,以消除市场的不确定性,目的是为实体经济创造健康的货币金融环境,服从当前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发展和防风险的大局。但是,这并非意味着资管新规有了松动或修改。

  一位银行资管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该通知相当于一个缓冲,非标资产可以继续期限错配,但是期限错配必须要在2020年结束。“但是由于政府理清债务、整个经济环境的因素等诸多因素,所以现在银行也确实不愿意投。”

  针对类似的观点,陶玲表示,在非标回表方面,根据“补充通知”的规定,对于到期回不了表的非标资产,央行会妥善安排。

  “这需要根据实际情况去观察,再去做调整。” 陶玲称,对于金融机构普遍反映的资管新规执行中遇到的新情况,央行正在制定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认定方法,“在这个办法里也会给非标转标明确机制安排”。

  据了解,目前发改委在根据资管新规的授权,制定相关规则,进一步明确理财产品如何投资创业投资基金、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等长期限资产。“这一类资产由于期限长,主要是股权性质,如何对接长期限的理财产品,对接不上怎么办?这方面也需要进一步研究,做好政策准备。” 陶玲称。

  “央行会根据实际情况去解决机构痛点,会根据实际情况,实事求是的做一些政策储备。但资管新规治理乱象、化解风险的总体方向要保持不变。” 陶玲强调。

  2019年人民银行工作会议上对于今年工作的重点再次提到了“加快补齐金融监管短板,有序化解影子银行风险”。

  银保监会也提出了2019年要坚持不懈治理金融市场乱象,进一步遏制违法违规经营行为,有序化解影子银行风险。

  穆迪预计,虽然严控金融风险的长期目标不变,但政府在2019年将采取更渐进的策略以减少金融监管对经济金融稳定性的冲击。未来政府在规范广义影子银行活动方面将采取更渐进的策略,以防止其对经济和金融稳定性造成冲击。

(编辑:张澍楠)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17012796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513525309 举报邮箱: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19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经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