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新经纬>>产经>>正文

人流量在个位数 曾经“出圈”的付费自习室热度减了

2021-09-24 05:24:44 北京日报

  曾经“出圈”的付费自习室热度减了

  本报记者 赵莹莹 实习记者 鹿杨

  两小时体验卡,1元;周末单日卡,33.6元;7天周卡,223元……点开网站团购界面,付费自习室的优惠信息令人目不暇接。“价格是越来越便宜了。”深度用户王磊说。

  2019年,主打“沉浸式学习氛围”的付费自习室悄然走红。每小时12元或者每天80元左右的价格,能换来一个一平方米的书桌和安静的学习环境,吸引了不少年轻人,也曾出现一座难求的景象。然而,当新鲜劲儿过去后,付费自习室的热度下降,后续入场的经营者开始尝试低价揽客。

  人流量在个位数的付费自习室

  工作日下午6时30分,地铁宋家庄站附近的一栋写字楼里,下班的白领随着人流走向暮色之中。此时,王磊按下了电梯上行键,目的地是写字楼里的一家付费自习室。备战研究生考试的他,算是付费自习室的深度用户,每天下班后都要找一家自学。

  “这一年,附近开了不少新的自习室,价格越来越便宜。”王磊说,这家就是开业不到2个月的新店,初次的两小时体验卡只卖1元,日卡是70元。而周边开业较早的老自习室,一小时的收费就在12元左右。

  记者随着王磊进入自习室,20余个座位上坐了5个人。按照合伙人所说,不算租金和人工成本,光是装修和购买设备,前期投资就达近20万元。“现在开自习室几乎赚不到什么钱,我们几位合伙人都有本职工作,开自习室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学习需求。”这位合伙人说。

  实际上,在记者的走访中,25%的上座率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地铁宋家庄站周边的另外两家24小时营业自习室,一家定价为每小时10元至15元,20余个座位中只有1人;一家定价为每小时12元,26个座位中只有3人。而位于双井地铁站旁的一家付费自习室,按工作人员介绍,工作日前来学习的人也就在个位数,“受疫情影响,人流量基本保持在这个水平。”

  火热的赛道增长率下滑

  商业模式起源于日韩的付费自习室,是指根据时间付费从而获得自习室座位使用权的一种共享经济形式。2019年,被称为中国付费自习室的元年,数据显示,仅一年时间,全国就“冒”出约5000家付费自习室。

  从配置上看,付费自习室的硬件条件大致相同:面积通常在100平方米至200平方米,分为阳光区、单人区、双人位、VIP区、茶水间、卫生间等几个区域,每个座位通常配备有储物柜、插线孔和台灯,并提供免费的网络、咖啡、茶饮等增值服务。

  进入付费自习室的年轻人,多数是准备考研、申请留学的大学生和复习考证的白领,也有小部分年轻人将其当成了“网红”打卡地,体验一帮人聚在一起的沉浸式学习。艾媒咨询的分析报告显示,付费自习室用户中,近七成为非学生用户群体,并且48.6%的用户到付费自习室做求职准备。

  最火热的时候,上午10时,每小时12元左右的付费自习室已经满座,这也激发许多创业者相继涌入这一赛道。一份来自业内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国付费自习室的数量已突破1.5万家。然而,随着经营者越来越多,叠加疫情的影响,最近几个月已有付费自习室选择退场。

  例如,位于海淀区中关村的学新阁共享自习室本月起暂停营业。而2019年就进入市场的飞跃岛自习室,经调整后也关停了两家门店,目前仅剩下位于望京的一家门店。艾媒咨询的分析报告也显示,去年,付费自习室的用户规模增速已经从2019年的170.6%收窄至34.8%。

  付费自习的生意没那么美

  “付费自习室行业已经开始优胜劣汰。”一位从业人员说。

  记者也在调查中发现,激烈的竞争下,部分付费自习室开始尝试以低价留住年轻人。在王磊选择的自习室,工作人员向记者推荐了一款工作日的晚间月卡,原价1400元,现价550元,并表示如果记者白天想来的话,提前预约也可以。而另一款100小时卡,标示原价1500元,现价800元。另一家24小时营业自习室,原价200元的日卡,现价72元;原价500元的日卡也不到五折出售。

  在大众点评上,记者搜索自习室,就跳出了“自习室优惠五折起”界面。两小时体验卡,1元;周末单日卡,33.6元;7天周卡,223元;50小时卡,230元……参与活动的付费自习室有百余家,分布于北京各区。

  “付费自习室行业并非暴利行业,也不是租一间房就能够做的‘二房东’生意。”上述从业人员表示。

  艾媒咨询分析指出,处于发展初期的付费自习室行业,存在综合成本高、盈利模式单一、产品同质化严重、缺乏核心竞争力的问题。从综合成本看,按照100平方米的面积计算,付费自习室商家在一线城市的年房租成本为10.95万元至32.85万元;按照每家店一名店员、一名清洁工的配置计算,付费自习室在北京、上海、深圳的人力成本约为每年11.3万元左右。从收费看,付费自习室以预收会员费为主,盈利空间较为有限,需要探索更多的服务模式。

  也有用户担心,付费自习室预收会员费模式存在隐患。“万一它突然关门了,没用完的季卡、年卡怎么办?”用户小杨建议,办卡的收费模式也应被纳入监管。

(编辑:付健青)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17012796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513525309 报料邮箱(可文字、音视频):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21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经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