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新经纬>>产经>>正文

有钱人该不该多交税?开征富人税,你同意吗?

2019-03-06 21:26:04 国是直通车

  有钱人该不该多交税?开征富人税,你同意吗?

  张文绞

  纽约当地时间3月5日,福布斯发布了全球亿万富豪榜,身价在10亿美元以上的富豪有2153位,富豪身价净值总额达到8.7万亿美元。

  美国依然是全球富豪聚集最多的地方,人数达到607位。蝉联首位的亚马逊贝索斯财富高达1310亿美元,换算人民币近9000亿元,比中国甘肃省2018年GDP还要多。

  图片来源:福布斯网站

  拥有天量财富固然是好事,但也有人瞄准了财富集聚背后的弊端。

  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此前提出,倡议对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人征收税率为77%的遗产税。

  由此,美国掀起了一波“要不要开征富人税”的争论。

  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

  美议员提70%富人税

  支持开征富人税的声音主要来自美国民主党。

  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将矛头瞄准了富人,提出对资产超过5000万美元的家庭每年征收2%财富税,对资产超10亿美元的家庭每年征税3%。

  另一位民主党籍联邦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提议,对年收入1000万美元以上的富人征收70%的最高边际税率。

  尽管他们在征税细节和重点上有所不同,但总体来看与共和党的观点形成鲜明对比。

  在2017年出台的美国《减税与就业法案》中,共和党降低了中产阶级所得税税率,并大幅降低了企业所得税,但也通过提高遗产税免税额给富人发了个大“红包”。

  在民主党人士提出向富人征税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坐不住了。

  美国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接受媒体采访时指责,民主党人提出的给富人加重税的提案有可能导致美国经济出现类似于委内瑞拉那样的危机。他认为,向富人征税的做法是“繁荣的杀手、增长的杀手、工作的杀手、激励的杀手”。

  富人税背后是利益较量

  要不要加征富人税,背后是利益的较量。

  支持者认为,征收富人税有三层利好,其一,减少财政赤字,增加政府收入;其二,缩小贫富差距,促进社会公平;其三,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经济发展。

  关于增加政府收入,科特兹指出,向富人征收70%的边际税率,这部分收入可以用于“绿色新政”,包括利用可再生资源发电、建设国家智能电网、在2030年前减少碳排放等。也有观点认为,征收富人税可以用于增加教育经费和扩大政府医疗保险。

  增加财政收入固然重要,但税收的另一个重要作用是“调节收入”。

  《经济学人》指出,如果社会收入增加,最先受益的是富人。1990年至2015年,美国最富有的1%人口收入几乎翻了一番,而同期中等收入群体只增长了1/3。近十几年来,全球技术变革和竞争支持了富者愈富。有人担心,随着技术发展大规模取代人工,社会不平等会进一步恶化。因此,有观点认为,富人已经获得与其不相称的财富,因此有理由从他们那里获取更多(税收)。

  公平的背后关乎稳定。富者愈富,穷者愈穷,则社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贫富差距拉大会导致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

  全球化智库高级研究员何伟文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指出,其背后的逻辑是,富人占据了社会上的大多数资源,穷人只能活在底层,而不同经济水平的人对社会动荡的承受程度是不同的,因此贫富差距拉大会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

  尽管征收富人税有诸多利好,但反对者的声音同样有力。

  以法国为例,早在2013年就通过了旨在调节社会贫富不均、缩小收入差距的富人税,但由于收效甚微,该政策于两年后取消。这期间,不少法国富人纷纷“外逃”,或加入其他国国籍或转移财产。

  如果说他国经验只是个例,那么普遍的逻辑是,富人多为企业家,过度征税会导致企业不愿意投资扩大生产,积极性无法调动,对经济发展起到阻碍作用。此外,经济发展需要创新驱动,有创新能力的人被征收过度税,会抑制市场的创新活力。

  库德洛则说得更严重,他认为加征富人税是“向政府计划中央经济为主导的回归”。戴尔创始人兼CEO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表示:“我不支持这种做法,我不认为这将有助于美国经济的增长。”桥水创始人达利欧(Ray Dalio)则直言,这可能对市场产生意想不到的冲击。

  无论如何,关于富人税的讨论是人们在试图改变过去“向上”分配政策的开始,缓解不公平的希望,缩小贫富差距的努力。如何在公平和效率之间求得平衡,如何渐进、适宜改革,是摆在各国政府面前的一道难题。

  差距拉大还是缩小?

  主张征收富人税的声音一直存在,其背后是不断拉大的贫富差距。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祖克曼(Gabriel Zucman)日前刊登论文指出,美国目前财富的集中程度已经回到20世纪大萧条的前夕。论文指出,美国最富有的1%人口,2016年拥有全美38.9%的财富。如果将福布斯400强财富计算在内,1%人口坐拥美国资产的比重超过了40%。

  祖克曼还将美国过去100多年的财富集中程度做了一张表,呈现一条U形曲线。美国的贫富差距在1929年达到峰值,在大萧条后迅速降低,经罗斯福新政和二战后再度下滑,于20世界70年代达到谷底。自80年代开始,财富集中度不断攀升,进入21世纪已经逼近20%的关口。

  全世界也面临着贫富之间不断拉大的鸿沟。

  国际机构乐施会发布报告称,全球最富有的26人,拥有与世界上最贫穷的一半人口(38亿人)相等的财富。该机构调查显示,2018年,全球亿万富翁的财富每天增加25亿美元,全年增长12%。与此同时,世界上最贫穷的一半人的财富减少了11%。

  但全世界关于贫富差距的认知并非铁板一块。

  有欧洲学者通过对1970年至2018年的世界各国基尼系数进行分析后得出结论,2018年全球收入的基尼指数比1970年降低15点,降幅约为1/4。研究认为,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收入差距缩小,让全球收入更平等。

  对比乐施会与欧洲学者的研究会发现,两份研究得出了貌似相反却各具合理性的结论。两者互相矛盾吗?全球贫富差距究竟是在拉大还是缩小?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扶贫研究院院长汪三贵分析认为,两者并不矛盾,乐施会提出的全球人口贫富差距拉大的确存在,另一方面,全球国家之间的贫富差距在缩小。

  人口和国家,是观察贫富差距的两个维度。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采访多位专家一致认为,受益于全球化发展,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的贫富差距在缩小。最明显的表现是,发展中国家具有后发优势,在底子薄、技术差的条件下,在全球分工中找准自己的定位,经济得以快速增长。相比之下,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速则慢了很多。

  国与国的差距在缩小,但人与人的差距还在拉大。欧洲学者的研究还指出,在各国之间的不平等下降24个基尼点的同时,各个国家内部的不平等则上升9个点。

  汪三贵指出,在生产要素中,富人往往通过资本、技术、资源来赚取回报,而普通人大多通过劳动获取收入,这是两者收入差距拉大的重要原因。

  何伟文则认为,各国政策也会影响人口间贫富差距。比如,北欧不少国家及日本在缩小贫富差距方面做得较好,政府通过政策调节、社会福利等手段合理分配社会收入。反之,美国等一些国家的内部贫富差距在拉大。这取决于各国对贫富差距的态度和政策。

  关于前述技术问题,汪三贵主张在谋求发展的同时,提高人力资本能力,让更多穷人参与和受益。至于政策决策,国家要兼具公平与效率,减少对富人的政策倾斜,为全社会服务。

  富人税落地仍很遥远

  悬殊的贫富差距重燃人们关于富人税的争论,一方说这可以增加财政收入、维护社会稳定,另一方却说这会阻碍投资和社会发展。更多人关心,富人税能否真正落地。

  “富人税现在还只是一个争论,距离落地成为法律还有很远。”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法学会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刘剑文认为,富人税落地并非易事。

  法国曾施行过富人税,在2013年至2014年,法国向年收入超过100万欧元的企业员工征收50%的税款,但最终由于征税方案收效甚微,于2015年被正式取消。《经济学人》报道,自1990年以来,出于对经济发展和行政成本的担忧,8个富裕国家已经取消了财产税,2017年只有4个国家征收该税。

  除了对经济发展的担忧,何伟文认为富人资源更多、影响力更大、话语权更重,他们会影响政策制定。而决策者也要考虑富人税带来的负面影响,如资产转移、投资不振等。但他也指出,不能因此屈就富人,否则社会贫富差距会越来越大。20世纪大萧条时期,富者愈富,穷者愈穷,穷人消费能力差,借的钱还不了,整个经济受到严重影响。

  在刘剑文看来,对美国而言,征收富人税最大的问题可能是,民主党人士提出的富人税最主要还是选举的需要,争取中低收入人群的选票。他指出:“政治的考量要高于经济的考量。”

  对此,经济学家Martin Sullivan判断,尽管富人税的争论被广泛热议,但最终可能还是无疾而终。唯一可能推动富人税落地的情况是,2020年民主党控制了两院和白宫,但届时极有可能因为有更好的替代方案或无法管理而不能出台。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采访多位专家认为,国家不同情况不同,政府要平衡好公平与效率的关系,不能因高福利导致财政养懒人,也不能因差距悬殊而导致社会动荡。在刘剑文看来,贫富差距始终存在,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能做的只是缩小差距而非消除。

(编辑:冯方)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17012796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513525309 举报邮箱: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19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经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