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新经纬>>产经>>正文

为北京户口!员工将这家券商告上法庭 该付违约金?

2020-03-24 07:34:48 券商中国

  为了一张北京户口,员工将这家券商告上法庭,是否应该支付违约金?来看法院咋判

  “长安居大不易”,在帝都求职的小伙伴们常有此感慨,“拦路虎”之一正是北京户口。无论是对于应届毕业生还是用人单位来说,都容易因北京户口而产生烦心事。

  日前,北京法院公布的一则裁判文书显示,信达证券的前员工仝某与公司对簿公堂,希望讨还离职时被迫支付的户口违约金7.65万元,并称信达证券“不缴纳违约金无法开具离职证明”。公司方面则认为,解决户口并非法定义务,员工单方违背5年期约定离职,出尔反尔要求返还违约金的行为,属于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最终,法院未支持员工的诉求。事实上,对于注册地在北京的国企券商来说,与员工之间产生关于北京户口的争议并不少见。

  北京二中院发布的劳动争议案件审判白皮书中特意提到:劳动者在入职时应当结合自身条件,充分考虑岗位前景、工资报酬、福利待遇以及其他难以用金钱衡量但与劳动者职业发展直接相关的因素,在权衡利弊后作出理性选择。

  应届生员工:要求违约金返还

  因离职时的不愉快与前东家对簿公堂,对首次求职的应届生来说殊为不易。关于北京户口引起的争议和纠纷,往往充当着导火索的角色。

  日前,北京法院公布的一则裁判文书显示,信达证券于2015年7月录用的一名应届毕业生仝某提起诉讼,要求信达证券返还其已支付的违约金7.65万元及孳息。

为北京户口!员工将这家券商告上法庭 该付违约金?

  具体来看,在诉讼请求中,仝某介绍,其以应届毕业生身份进入信达证券,担任固定收益研究员,并签订三年期劳动合同。合同到期后,双方续签了三年合同。2019年7月,仝某因自身原因申请离职,后前往中国人民养老保险担任研究员。

  员工离职本应好聚好散,不过争议点即在于双方此前的签订了“五年之约”的补充协议。仝某称,入职时信达证券以解决北京市户口为由,约定仝某服务期限为2015年7月-2020年7月,约定违约金为40万元,每服务满一年服务金递减8万元。

  在仝某提出离职后,按信达证券要求,不缴纳违约金无法开具离职证明。仝某“被迫”将违约金打入信达证券账户,随后信达证券为其出具了离职证明。仝某认为,信达证券以“解决北京户口”为由约定违约金,违反了《合同法》的规定应属无效,故而提起诉讼要求违约金返还。

  信达证券:系员工自愿选择

  面对员工“被迫”支付违约金的质控,信达证券方面显得更为委屈,并进一步说明了此次劳动争议纠纷的具体情况。

  对于补充协议中以“解决户口”为由约定违约金的情况,信达证券表示,解决户口并非法定义务,而是基于北京户口的稀缺性。仝某积极争取信达证券为其解决北京户口,是其在毕业时选择就业公司的重要考量因素。该条款是双方真实表示,信达证券不存在违反行为。

  在双方订立五年之约时,仝某可以选择不签订补充协议将户口迁回原籍,也可以选择工作至服务期届满后离开信达证券,亦可以选择提前离职并按照约定支付损失。在此情况下,仝某选择提前离职,且未表达过希望将户口迁回原籍,信达证券认为,这表明其基于谋求更高待遇等想法,自愿选择了第三种方式。

  信达证券表示,在公司配合仝某新东家完成背景调查并帮助其顺利入职后,仝某出尔反尔要求返还违约金的行为,属于违背诚实信用原则。根据民法通则,债务人的主动清偿行为受到法律保护,一旦清偿便无法要求法律支持返还。

  颇有意思的是,信达证券认为仝某离职系基于“谋求更高待遇”。而在诉讼中,信达证券更列出大量证据,意图说明仝某的待遇水平良好,且其离职给公司带来相当影响。

  据信达证券称,在公司制度和劳动合同均未承诺提职涨薪的情况下,公司将仝某作为重点培养对象,4年内晋升并调薪两次、仝某工作期间月均税前收入2.66万元(不含现金收入)。作为一个刚步入职场四年的新人,仝某的工资收入远高于行业同级别员工的收入水平,且高于同部门同岗位同职务的其他同事。

  另外,仝某所在部门及其从事的固定收益业务在2016-2018年已连续三年亏损,对信达证券整体业绩下滑产生重大影响。不过,信达证券称,其为了员工发展,仍确保其享受较高的工资和福利。截至2018年底,信达证券为仝某共发放固薪62.13万元奖金65.4万元;承担社保、公积金、补贴等福利成本37.20万元。

  针对双方订立的“五年之约”,信达证券表示,仝某以应届生身份入职,不具备任何工作经验和投资能力,无法带来业务收入,约定五年服务期是建立在研究员成长曲线上的判断。从行业普遍规律来看,从研究员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投资助理需要3-4年,而研究员成长为投资助理、投资经理后,才是反哺公司和贡献价值的开始。仝某突然提出离职,“造成了难以弥补的经济损失”。

  法院:应遵循诚实信用原则

  无论是“不支付违约金就不开离职证明”,还是“离职造成经济损失”,在法院审理层面,因办理北京户口而约定服务年限、违约金是否有效?

  有资深法律人士指出,单就《劳动合同法》而言,其只对专项培训约定了服务期,但也并没未规定在其他情形中不能约定服务期。在落户约定服务期中,单位提供了劳动报酬以外的待遇,作为员工获益后,自愿承诺服务期,让渡一定期限内的辞职权,属于双方的协商一致,符合劳动合同法合法、公平、平等自愿、协商一致、诚实信用的原则。

  而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劳动争议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研讨会会议纪要》中的规定,用人单位为其招用的劳动者办理了本市户口,双方据此约定了服务期和违约金,用人单位以双方约定为依据要求劳动者支付违约金的,不应予以支持。确因劳动者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的,劳动者应当予以赔偿。

  在此次信达证券与仝某的诉讼中,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同样援引了诚实信用原则进行说理。法院指出,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仝某在提出离职申请后,通过手机银行主动履行了交纳违约金的义务,应视为对补充协议的履行。

  另外,仝某作为具有一定知识水平的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知悉该行为的法律后果。仝某自述“如不支付违约金,将不能取得离职证明导致无法入职新单位”,由此可见,其支付违约金的行为系从其自身利益出发进行权衡判断的结果。基于此,一审法院认为仝某要求返还违约金的请求缺乏法律依据,对其诉求不予支持。

  事实上,对于注册地在北京的国企券商来说,与员工之间产生关于北京户口的争议并不少见。此前,银河证券在2016年的一起诉讼中也呈现类似情形:承诺办理户口并约定5年服务期,但在入职两年后员工即提出离职,且在支付违约金后起诉公司要求返还。不过,彼时5年期违约金仅为10万元。至2015年,这一违约金数额已升至40万元。

  2018年5月,北京二中院发布劳动争议案件审判白皮书,其中特意提到类似案例。单位为员工办理北京户口,约定违约金的目的在于留住人才,而非为了收取钱款。劳动者在入职时应当结合自身条件,充分考虑岗位前景、工资报酬、福利待遇以及其他难以用金钱衡量但与劳动者职业发展直接相关的因素,在权衡利弊后作出理性选择,从而避免违约现象的发生。

  券业北京户口get指南

  第一份工作往往是应届毕业生从菜鸟新人到业务熟手的转换平台,更是员工职场生涯的首个标签。对于在帝都求职的应届生上来说,北京户口当然是重要选择因素之一。

  不过,随着近年来北京人才引进的不断收紧,即便是来自各大高校的优秀应届毕业生来说,北京户口也算得上是“稀缺资源”。另外,由于户籍问题无法在劳动合同上体现,公司和新员工往往是通过补充协议或者口头约定的方式进行承诺。

  哪些证券公司有可能为新入职员工解决北京户口?国企券商自然优势明显。据券商中国记者草根调研,中金公司、中信证券(21.890, -0.77, -3.40%)、中信建投等行业龙头券商户口名额相对较多,但大多不会承诺百分百解决,多数时仍需要采取摇号、抽签的方式进行。而如首创证券等隶属于大型央企集团下的中小型券商,也可能会有户口指标,这也成为其吸纳优秀应届生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为北京户口!员工将这家券商告上法庭 该付违约金?

  近年来,随着北京房价的不断飙升,北京户口也被戏称为“薛定谔的户口”。作为买房买车等资质的敲门砖,短期内应届生可能体会不到价值所在,但想要长期定居北京,哪怕是为了追求内心的安定,北京户口仍是求职者争相追逐的对象。

  而在应届生之外,北京户口也并非毕业时的“一锤子买卖”。对于证券行业的金领们来说,其谋求积分落户的概率也远超其他行业。2019年10月,北京市公布2019年积分落户名单,当期申报的通过率仅有5%。其中,多家券商员工杀出重围,取得“上车”资格。其中,高学历、高纳税额、拥有合法稳定住所都是重要加分项。

为北京户口!员工将这家券商告上法庭 该付违约金?

  虽然遭遇疫情,但金三银四的求职季已经开始。准备加入证券行业的小伙伴们,求职季还需多思多想多权衡,“在权衡利弊后作出理性选择”。

(编辑:董湘依)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