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新经纬>>房产>>正文

环京楼市显伤疤:早安北京“罗生门”

2019-05-10 19:40:30 每日经济新闻

  环京楼市显伤疤:早安北京“罗生门”

  或许是北京城市副中心的光环太过耀眼,北三县优越的地理位置和相对较低的价格,令太多人忽略了其中可能隐藏的风险。

  环京北三县,有一个总体量超过1万户的项目,案名早安北京,距离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区仅一河之隔,但目前价格只是其1/4。

  这个三年多来一直“一房难求”,需要交高额定金才能买到的项目,如今却因为涉及一众业主1.6亿余元的“溢价款”,成为北三县楼市喧嚣过后的伤疤。

  营销背后:现场“火爆”,官方却称“不在售”

  “现在就剩30多套了,可能您再考虑一下就没有了。”

  一个多小时后,销售人员说:“现在剩下11套了,刚才又卖出了2套。”

  如此紧张的销售气氛,出现在早安北京项目的临时办公室(用作售楼处)。这个所谓的临时办公室,只是小区内一间普通的毛坯房,所有的家当,就是几张桌子加墙上的几块展示牌。

  销售人员拒绝了记者提出的参观已竣工房屋的要求,并表示:“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现房,这附近还有很多没开盘的房源,几个月后肯定涨。”

  有意思的是,开发商河北福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福泰地产)却说,早安北京项目现在已经没有房源在售,那些中介“或许”是在卖二手房。

  他指的“或许”,真实存在于小区内部,距离售楼处仅一街之隔。

  而负责此次问题处理的大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葛福辉亦对“镁刻地产”记者表示“项目目前不在售”。

  祸起定金:是不是购房款?“法律定性还需探讨”

  或许是北京城市副中心的光环太过耀眼,北三县优越的地理位置和相对较低的价格,令太多人忽略了其中可能隐藏的风险。

  “当初找了所有亲戚借钱交了定金和首付,我们确实是刚需,也确实没想到会被骗。37万元定金,真的不是一笔小数目了。”在实地探访之后,“镁刻地产”记者见到了购房者李桐,谈及这大半年的维权,她显得有些情绪。

  “确实是这样,我们当时每次去,销售人员也不断制造一种紧张氛围,说这个地方的房子有多么多么火热,现在的均价是1.8万元,过完年就要突破3万~3.5万元了。房源紧张,要买就得先交一笔定金,否则很可能马上就没有了。”李桐说。

  这段经历发生在2016年10月~12月间,以李桐交完37万元定金为节点。

  从当时的宣传资料看,早安北京均价2.1万~2.2万元/平方米,而从业主提供的合同看,当时的价格是1.8万元/平方米,与备案价并无二异。

  项目宣传时高于备案价,但却是以备案价进行实际销售的。也就是说,部分业主对于这一溢价区间是知晓的,至于双方当时是否达成某种共识,目前尚不得而知。

  针对这次涉及1.6亿余元款项的业主维权事件,福泰地产品牌营销部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现在的情况可能是市场波动下,业主心理预期变化导致的,公司现在会全力配合政府提供相关材料。”

  如今,两年多过去了,早安北京的均价在1.7万元/平方米徘徊,而房源“依旧紧张”。在项目现场,记者听到的依旧是与当时极为类似的营销话术。唯一的不同,可能就是现在的中介公司会再拉上一名自称“管理层”的销售人员,一行两人,带你从小门进入,说的是“您不买也没关系”。

  据李桐介绍,由于一下子拿不出37万元定金,在销售人员的建议下,他们先交了10万元,第二天补齐了剩下的27万元,因为“不补上就不让选房”。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业主的反映,这37万元并没有包含在此后的购房款内。

  “几天后,销售人员催着交首付49万元,这个时候看合同才知道37万元是不在合同之内的。”李桐说,“我们当时就质疑了,但是销售人员说后期开发商会签一个补充协议,跟这个首付款的大票一起开正式收据的发票。”

  据记者了解,早安北京43号、44号、45号、35号楼的几百名业主均有类似遭遇。

  而针对定金,葛福辉表示:“很多业主提供的合同上写的收费项是‘定金’或‘意向金’,这笔钱是不是购房款,在法律上应如何定性还是需要探讨的。”

  中介迷局:涉及几十家公司,不排除“莫名其妙”的渠道

  2018年5月前后,这些业主开始维权,李桐从开发商当时承诺的交房时间2018年10月开始加入。

  “其实也是被迫走上这条路的,现在就算房屋质量有什么问题都无所谓。其实我们还怕开发商告我们不收房,合同上写着不收房的话还得赔20%违约金。”李桐说。

  2018年12月24日,大厂官方对维权事件作出回应。从“镁刻地产”记者收到的三方回复看,大厂回族自治县房管局、大厂回族自治县物价监督检查所、国税总局大厂回族自治县税务局对于业主们反映的河北福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超出备案价价外加价1.5亿元资金流向问题进行了调查处理,“早安北京兰苑二期由福泰地产委托大厂县隆福房产经纪有限公司(下称隆福房产)和金策置地(北京)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下称金策置地)代理销售”。

  “两家代理销售公司均按照备案价格进行销售,并与购房人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业主提供的相关举报材料,无法证实河北福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存在收取备案价之外房款问题。”

  也即,这两家代理公司,是被大厂官方认可的。

  不过,从天眼查信息看,这两家房地产经纪公司的信息很有意思。

  其中,隆福房产注册资金600万元,但实缴资本只有100万元,注册地址是大厂回族自治县夏厂路西侧夏垫镇政府南侧民族实业总公司综合楼北8号,成立时间2016年7月26日。经营范围是代理一手房、二手房出租、出售;代办过户、代办贷款、房产信息咨询。

  而金策置地注册资本仅100万元,成立时间2016年5月11日,经营范围是房地产经纪业务、技术服务等,并无代办贷款资质。

  这两家公司的公示电话,均为个人手机号。由于无法寻至公司的公示地址,记者致电隆福房产,并以早安北京业主身份提出退款需求,对方表示“我已经不干了,公司也应该不在了吧,现在那个地方已经改做零售了”。而金策置地的电话则始终无法接通。

  另外,据记者调查,被“投诉”的大厂回族自治县耀鑫不动产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大厂回族自治县岳达峰房产经纪有限公司、大厂回族自治县创辉置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大厂回族自治县新佳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大厂回族自治县居之和房产经纪有限公司、三河市顺心置地房产经纪有限公司大厂分公司、北京铭地行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大厂分公司、大厂回族自治县隆福房产经纪有限公司、北京金凤凰华夏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大厂分公司、大厂回族自治县鸿盛房产经纪有限公司等十几家被福泰地产“否认”存在关联的经纪公司,均为当地小企业。

  而据李桐透露,他们这批业主的收款方涉及的地产经纪公司超过40家,另外还有部分个人。目前,多家地产经纪公司已注销,被转入的个人账号已变成空白。

  其中,李桐的流水单收款方是三河市百目房产经纪有限公司(大厂分公司),前文所述的27万元定金,即入了该公司账户,而紧邻的一笔近50万元款项,则直接入了福泰地产的账户。

  从记者此前在廊坊(大厂所在的北三县属于廊坊)其他区域的踩盘情况看,该区域的开发商大多将项目分别委托给多个地产经纪公司,而像早安北京这样涉及几十家的实属少见。

  对此,福泰地产上述负责人表示,“我们合作的中介一定是在政府备案的正规机构。一些业主可能是通过其他不被认可、不正规的中介机构买房,但只要是和我们福泰正式签约的,都是我们的上帝,我们会全力配合政府解决问题。”

  “一些业主说有中介机构多收了一笔钱,公司对此并不清楚,也不了解资金去向,我们所有收取的房款都是合法合规的,对于该问题我们配合调查。”他续称,“也有一些业主通过莫名其妙的渠道买了房子,向我们要求曾经被承诺的‘送车库’‘免物业费’,我们实在是不知情。”

  根据这位负责人的说法,部分业主是通过“莫名其妙”的渠道、在福泰不知情的情况下购房的,但签署的却是正规购房合同。对此,他解释称:“可能是通过亲戚朋友推荐的,业内叫‘朋介’,这个我们确实不太清楚。”

  取证之惑:“很多事追溯不了”,收费定性不易

  “2016年的事了,很多事追溯不了,也没办法追溯了。”福泰地产上述负责人坦言。而对于记者所反映的各种情况,“不太清楚”是他用得最多的说辞。

  而葛福辉则告诉“镁刻地产”记者:“3月9日,早安北京项目问题成立了专班组,下设登记、调查、法律咨询三个工作组,目前主要在进行证据的统计和收集。工作难点在于对收费性质的定性和证据收集。”

  记者获悉,截至3月28日,专班组方面总共登记业主诉求378份,涉及总金额1.6亿元。其中,共有201笔款项转入房产经纪公司账户中,涉及到的房产经纪公司24个,合计金额7104.0942万元;35笔款项转入到薇薇化妆品、廊坊市银盛批发电子产品、北京新世纪百货、北京京谷伟业商贸中心、金娃现代办公用品经营部、北京市胜大福星食品超市、燕郊商户张金荣、大厂回族自治县华冠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共涉及8个终端账号,合计金额1329万元;113笔款项转入个人账户中,共涉及80个个人账户,合计金额3525.87万元;不知去向资金共计111笔,合计金额4044.0953万元。

  对于目前的工作进展,葛福辉表示,将近500户业主提供的证据需要一一查证,这是很大的工作量。今日(5月10日),依照之前约定,当地政府相关部门与业主代表已就调查进展再度进行沟通,但据记者了解,事件暂无更多进展。

  “不过坦率地讲,就目前证据收集的情况来看,对业主们是不利的。通过我们的初步统计,只有20户能够出示中介机构的收据,其中又只有13户收据上加盖有中介公司的公章,其他很多业主只能提供银行流水,其中显示的资金去向多是个人或者无关账户,并不是开发商。”

  据其透露,目前能够查证的开发商委托的中介机构只有两家(即上文所述隆福房产和金策置地)。

  “不排除开发商和中介机构有违法操作的可能,但由于我们不是司法机关,所以没有调查取证的权利,通过银行继续深入调查存在一定难度。我们建议主张维权的业主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目前已经有业主开始寻求司法途径解决。”

  但对于有部分业主已经收到退款的说法,葛福辉表示否认。

  (为保护受访者,文中人物系化名)

(编辑:刘虹利)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17012796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513525309 举报邮箱: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19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经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