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新经纬>>宏观>>正文

央行吹风会谈房地产金融政策:取向没有改变

2019-05-10 21:58:28 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客户端5月10日电 据金融时报消息,5月10日,央行召开“2019年4月份金融统计数据解读召开媒体吹风会实录”,央行办公厅主任周学东、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调查统计司副司长张文红以及金融市场司副司长邹澜对相关问题进行了解读。

  谈社融回落:主要受季节性影响

  对于社融4月份增速回落的问题,张文红解释称,我们认为还是主要受季节性影响,以及今年信贷投放的节奏跟去年不同有关。

  “大家也观察到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累计增加了8.18万亿元,应该是历史同期最高的水平。拉长时间看,社会融资规模总体还是延续了反弹态势,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仍然较大。总体看,当前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增速与GDP名义增速基本匹配。”张文红进一步解释说。

  谈中长期贷款是否流入股市、楼市:未看到明确指标

  张文红介绍,从一季度中长期贷款实际投向看,工业、基础设施业、制造业(尤其是高技术制造业)、不含房地产业的服务业中长期贷款增速回升,房地产业中长期贷款增速回落。

  1-4月份存款同比多增了接近1万亿,但4月同比少增2700亿,减少的资金是不是去买股票了?

  1-4月份新增贷款中个人贷款增长的还是比较高的,个人的中长期贷款也比较高,个人新增的中长期贷款是不是去买房子了?

  张文红指出,存款的减少,我个人认为跟贷款的季节性和前期大量投放的节奏与去年不同是有关系的。我们观察月度的变化,但是对这个数据的整体判断和观察也可以拉长一个时间段来看。

  张文红说,“至于大家关心的是不是进股市,是不是进房地产了,目前从统计数据上我还没有看到明确的指示情况。”

  谈房地产金融政策:取向没有改变

  关于房地产的金融政策,邹澜指出,人民银行牵头金融部门积极配合做好房地产的调控工作,推动建立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加强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抑制流动性过度流向房地产,促进形成金融与房地产的良性循环。

  邹澜强调,过去几年总体上政策效果已经逐步有所显现,而房地产调控和房地产金融政策的取向是没有改变的,是一贯的。

  邹澜表示,2019年人民银行还将继续严格遵循“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以及“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目标,坚持房地产金融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

  谈中小银行定向降准:“三档两优”基本确立

  5月6日央行宣布一部分中小银行定向降准,释放长期流动性约2800亿元,将在今年5月15号、6月17号和7月15号分三次实施到位。

  孙国峰称,分三次实施到位,主要是为了避免一次性实施导致局部流动性瘀积,有利于服务县域的农商行保持信贷投放的平稳有序,精准地、逐步地将释放的长期资金全部投放到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

  孙国峰指出,经过这次定向降准之后,“三档两优”的存款准备金率新框架基本确立。

  “三档”是指:

  第一档是大型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为13.5%,体现防范系统性风险和维护金融稳定的要求,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和邮政储蓄银行六家大型商业银行。

  第二档是中型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为11.5%,主要包括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

  第三档是小型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为8%,包括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和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服务县域是指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

  “两优”是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和比例考核政策。

  孙国峰表示,这“三档”享受“两优”是有一定区别的,第三档因为已经享受了普惠金融的优惠政策,所以在“两优”当中只享受比例考核政策,也就是新增存款一定比例用于当地贷款考核的优惠政策。第一档和第二档享受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享受了“两优”之后,金融机构实际的存款准备金率要比基准档更低一些,这就是新的“三档两优”存款准备金率框架。

  谈隔夜拆借利率下降:正常临时性下行

  最近,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5个交易日下降了95个bp,一度降至1%左右。

  对此,孙国峰指出,单个时点货币市场的利率波动,并不能反映银行体系总体的流动性状况。通常货币市场利率月末升高、月初回落在我国是常见现象,主要原因是月末财政集中支出会推高流动性总量,但月末银行体系流动性需求也会上升,所以货币市场利率水平会上升。但是到了下月初,流动性总量还处于较高水平,而银行体系的流动性需求会下降,因此货币市场利率会有所下行。

  “回顾今年以来,各月月初都或多或少出现利率临时性下行的情况,应当说是正常的”,孙国峰说。

  孙国峰称,“总的来说,货币市场利率运行是平稳的。需要注意的是,判断资金状况,应根据一段时间市场利率的总体走势和水平来分析,而不是过于关注单个时点的利率波动。”

  谈内外部经济环境变化:货币政策应对空间充足

  周学东最后补充称,从过去这一年多的时间来看,国际贸易摩擦,更多的是对市场预期的影响,特别是心理预期,对心理预期和市场预期的影响要大于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认为2000亿加税加到25%,对经济增长的实际影响也就是0.3个点,比我们感受要小。

  “当然,应对外部冲击说到底要看宏观经济自身怎么样,这一点上我们还是有信心的。无论是从经济增长看,还是从CPI、PPI,或从金融信贷数据来看,这些宏观数据基本上是稳定的,我们心里还是有底气的”,周学东说。(中新经纬APP)

(编辑:徐世明)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17012796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513525309 举报邮箱: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19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经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