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新经纬>>金融>>正文

24%!多地监管部门引导消费金融公司下调利率

2021-08-04 03:36:39 证券时报

  24%!多地监管部门引导消费金融公司下调利率

  证券时报记者 杜晓彤 李颖超

  近日,多地监管部门向辖内消费金融公司进行窗口指导,要求将产品年利率降至24%以内。据了解,此前国内并未明确设定持牌金融机构的放贷利率上限。

  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既是一次监管“补漏”之举,也是应对当前经济环境的提振消费之策。

  目前,还有一些消费金融公司产品的年利率紧贴36%来制定。同时,在多次监管指导下,已有不少消费金融公司完成利率下调。

  有受访的业内人士表示,消费金融公司的资金成本中位数在6%、7%左右,“在监管指导的标准内放贷,应该说大部分公司还是有利润空间的”。

  监管多次窗口指导

  “现在基本上大家都收到了来自监管的窗口指导,但没有正式发文。”一位华北地区消费金融公司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监管部门这次给了一个过渡期,过渡期内各机构都要调整自己的产品结构来达到监管要求。”

  另一家东北地区消费金融公司也向证券时报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

  不过,记者在向一些西南地区、华东地区的消费金融公司求证时,得到的回应是“没有收到相关消息”。一位华北地区消费金融公司人士告诉记者,他所在公司尚未收到监管指导,“但我们每月和每季度都会与监管沟通,他们对我们的产品利率情况都非常清楚”。

  对于目前产品利率的调整情况,有消费金融公司表示“正在过渡期内进行调整”,亦有消费金融公司称“早已将产品利率调降至24%以内”。事实上,监管部门对一些消费金融公司的利率情况早已做过摸底。此外,在2019年底也有东部地区的消费金融公司接到监管指导,要求进行个贷利率调整。

  “整体来看,各地对这块的政策进度不一,有些是之前就明确了的,有些到现在才明确。”有业内人士表示。

  据了解,目前国内没有直接针对持牌金融机构利率上限的法律法规,消费金融公司通常将2015年最高法规定的民间借贷司法保护上限24%或36%作为产品利率设计的参考标准。具体而言,年利率在24%以内的部分会受到司法保护,24%到36%区间属于自然债务区,36%以上的部分借款人可以要求出借方返还多出的利率。

  根据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多份关于消费金融公司与客户贷款纠纷的判决书,24%通常是法院支持消费金融公司向借款人追偿的利率上限。例如在一份判决书中,诉讼双方原定贷款年化利率为35.5%,但法院判决借款利率一律调整为按年利率24%计算。“对于过高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多份文书中如是表述。

  “司法没有明确规定利率不能设到24%到36%,之前很多公司是直接紧贴35.99%这样的一个水平。”一位消金人士告诉记者,“现在监管指导要求下,肯定比以前只参考司法判决的空间来得小了,毕竟司法和监管还是不一样,金融机构看司法保护上限,主要是防止坏账收不回来,需要通过司法手段解决,但监管是直接要求在产品设计的时候就必须低于24%。”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也向记者表示,理论上来说,金融机构的利率是由市场机制决定的。根据《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办法》规定,消费金融公司应当建立消费贷款利率的风险定价机制,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制定消费贷款的利率水平,确保定价能够全面覆盖风险。

  “这也是在引导消费金融行业利率下调时,监管选用窗口指导而非正式发文的主要原因,要尽量让市场供求发挥作用。”该分析人士表示。

  “24%以下”

  的要求高吗?

  需要注意的是,持牌金融机构参考最高法关于民间借贷的利率要求也存在一些争议。2020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修订了《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将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修改为1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以当前1年期LPR为3.85%计算,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15.4%,较以往的24%和36%两道“红线”大幅下降。

  彼时,最高法明确提出,这一标准不适用于金融机构,但市场关于小贷公司是否适用的争议仍然不断,不同地区法院也出现判决依据不一的情况。随后,最高法再度在相关批复中明确,包括小贷公司在内的持牌金融机构不受4倍LPR的利率上限约束。

  基于这一情况,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此次监管指导也有“补漏”的意味在。“要不部分金融机构仍在‘放高利贷’,与当前降低社会融资成本的大方向相悖,也不利于实体经济发展。”该人士称。

  此外,促进消费金融公司降低个贷利率也有利于提振内需,而这正是当前国内经济发展的迫切需求。前述分析人士认为,从中国当前经济复苏情况来看,构成内需的消费支出和固定投资两部分增速均明显滞后于工业增加值。

  该人士认为,目前国内内需恢复滞后,且进度不够理想,上半年经济增长强劲主要是因为外需很强,“但现在海外疫情快速蔓延,外需面临不确定性,未来如果外需增长放缓,我们就更需要内需尽快恢复”。

  但同时,消费金融公司贷款利率下调也存在困难。“一是风险溢价相对高,消金公司面临的个体客户潜在信用风险相对银行更大一些;二是消金公司的融资渠道较窄,资金成本较高。”前述分析人士表示。

  “前两年要求现金贷利率在24%以下,很多小贷公司就说没法做了。”一位消费金融公司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消费金融公司资金成本虽然比小贷公司可能低一些,但也是高于银行利率的,24%对一些公司来说就是个刚好能不赔本的状态。”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黄大智则认为,对于大多数消金公司而言,贷款利率放到24%肯定是有利润空间的。“消金公司的成本结构可以简单拆分成资金成本、获客成本、经营成本和风控成本。”

  他说,“每家消金公司的融资结构不同,资金成本也就会存在一定差异。一般来说综合资金成本达到8%、9%已经算高的了,行业的中位数水平应该在6%、7%。”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受访人士也表示,实际情况来看,融资成本通常只会占到消金公司产品成本的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除非一家消金公司坏账率高达7%~9%,没有获客优势,再加上3%~4%的导流成本和一些经营成本,可能基本上就达到24%了。但这种公司本身是不是就存在经营不善的问题?那么为什么市场要留一个经营不善的公司?”该人士反问。

  利率下行是大趋势

  此番接到监管指导的消费金融公司明显早有预期。“目前,消费金融行业整体的大趋势就是要持续下调利率的状态。”有消费金融公司人士向记者表示,这意味着消费金融公司需要面对利差持续收窄带来的经营挑战。

  黄大智认为,如果将时间维度拉长到10年、1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利率下行确实是一个比较明确的趋势。这主要是基于对经济大环境的判断。其中影响因素包括个人收入的提升、信用制度的完善、个人征信行业的发展,以及利率下行带来金融机构融资成本的下降等。

  “但如果从消费者角度来看,消费金融公司的贷款利率是否一定会下降?我认为是不一定的。”他进一步表示,利率走势主要影响消费金融公司的融资成本,但构成其他成本的获客、坏账等情况无法预估。因此,利率下行传导到消费金融公司贷款端,也不一定会导致消费者获得贷款的成本下降。

  尽管如此,黄大智也提示,未来消费金融行业来自监管的调控措施并不会放松,“本身金融就是强监管行业,加上从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的角度来看,金融机构发放高利率的贷款肯定是不适宜的。”

  另一位分析人士表示,当前的监管指导是特殊年份采取的调控手段。“受到疫情影响,这几年都是特殊年份,需要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向实体经济让利,通过多种手段,降低社会融资成本,激发微观主体活力,稳就业、促内需。”他认为,从中长期来看,还是需要市场在配置资源中起决定性作用。

(编辑:冯方)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17012796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513525309 报料邮箱(可文字、音视频):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21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经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