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新经纬>>金融>>正文

先锋系魅影追踪:巨额债务悬而未决,资金去向无从得知

2019-11-02 14:03:05 21世纪经济报道微信号

  先锋系魅影追踪:巨额债务悬而未决,资金实际去向无从得知,投资者依然在奔跑

  记 者丨南水 广州报道

  编 辑丨周鹏峰、陈思颖

  常年在香港的先锋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张振新突然在英国伦敦去世,留下了一堆谜团,也留下了巨额债务,悬而未决。

  10月5日,先锋集团成立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并推举集团CEO张利群为组长,共同商议后续工作计划和方案。

  10月26日,“网信官微”发布工作动态,称在逾期催收、投资人/出借人委员会、债转商城等工作上取得阶段性进展:债转商城“有解商城”上线并试运营一天,2254件商品全部兑换告罄;网信尊享项目还款约503万元;网信普惠消费贷项目总计还款约1446万元,供应链项目暂无回款。

  10月31日,“网信官微”披露,商城第二期商品拟于11月1日陆续上新。但相较于700亿元借贷余额,毕竟杯水车薪。

  多位受访投资者表达了立案的想法。一位投资者表示:“主要是一些日用品,对于投了几千上万的小户还好,可以接受,但大户显然不看这个。”

  不同于草根P2P,先锋系曾获得支付、券商、私募等金融牌照或备案,布局较广。但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多位先锋系投资者,深入研究许多合同材料,以小见大,剖析先锋系线下线上融资链条疑云,问题显而易见。

  图/21世纪经济报道

  私募存在关联融资?

  2018年1月,在网信理财经理的推荐下,一位投资者李艳(化名)购买了先锋系多款产品,包括私募基金、网信交易所产品、百禾资产资管产品等,总计投资上千万元。

  其中,李艳认购了“开元-北安一号私募投资基金”,期限一年,推介材料显示,本基金业绩比较基准为年化9.5%,超过基准9.5%的为基金管理人业绩报酬。“理财经理推荐时说保本保收益。”李艳称。

  一位金融律师认为,上述推介材料能否认定为承诺固定收益或保底收益,值得商榷,但是,理财经理不得告知投资者保本保收益。

  “开元-北安一号私募基金”推介材料显示,该私募基金目标规模2000万元,管理人为先锋科技资产管理(大连)有限公司,托管人为恒泰证券,代销人为深圳盈信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投向中开天誉电气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北京市设备安装工程集团股权收益权。

  该基金成立于2018年2月7日,到期日为2019年2月6日。不过,李艳并未如期收到投资本息。

  2018年6月6日,先锋科技资产管理(大连)有限公司更名为开元信和资产管理(大连)有限公司。今年2月12日,开元信和通知称,预计将在60个工作日之内完成清算;但5月24日,开元信和再次通知,基金清算资产仍未完成变现,经过多次沟通协商,融资方将根据实际资金情况分次向本基金回款,2019年12月底完成兑付;后来并未如约执行,直至网信事件发生,8月13日,管理人再次通知,会尽快落实本基金可执行的兑付计划并及时向投资者披露。

  而李艳等投资者奔走,寻找管理人,杳无音讯;寻找融资方,则被告知应联系管理人,因此投诉无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拨打中开天誉电气工程(集团)工作人员电话,对方表示:“他们买了什么,应该去问基金管理人,跟他们核实。”问及是否收到钱,对方不予回答,随即挂掉电话。记者亦联系托管人恒泰证券方面,对方表示了解一下情况,后来不再回复记者询问。

  不过,仔细研究管理人、代销人和融资方,不难发现,均和先锋系存在或明或暗的关系。

  天眼查显示,先锋集团CEO张利群担任开元信和董事长。开元信和确实获得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也能查询到“开元-北安一号私募基金”公示信息。穿透以后,代销人深圳盈信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也是先锋系公司。

  图 / 天眼查

  至于标的公司北京市设备安装工程集团,中开天誉电气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和北京建工集团分别持股51%和49%,中开天誉电气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和北京市设备安装工程集团的法定代表人都是桑振宇。

  值得一提的是,桑振宇曾担任先锋系公司北京开元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2018年8月17日,冯莉接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桑振宇仍任该公司董事。

  早在2012年10月,北京开元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由中国先锋金融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出资设立,目前该公司股东包括北京佳禾永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先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北安伟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北京市设备安装工程集团和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分别持有其32.75%、25.75%、20.25%、12.75%和8.5%股份。

  图 / 天眼查

  上海春天律师事务所律师郑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基金管理人应当严格按照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规定履行登记备案手续、面向特定的合格投资人,且不得通过公司及第三方机构销售人员电话推销、发放宣传资料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承诺固定收益或保底收益。对于私募机构关联方披露尺度方面,应当如实、全面披露,且依照对中基协的承诺要求,不发生关联交易、利益输送。

  另一私募又现中国融资租赁

  而另一款“泰合六号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代销人和融资方的关系更加隐蔽。

  2018年1月,另一位投资者张平(化名)认购100万元“泰合六号私募投资基金”,期限一年,于今年2月5日到期。然而,和“开元-北安一号私募投资基金”类似,并未如期兑付。今年2月、5月,李平收到了管理人通知,称预计将于2020年1月9日完成本基金的变现并返还至本基金份额持有人对应的托管银行账户。

  “泰合六号私募投资基金”推介材料显示,本基金拟募集规模为1亿元,管理人为深圳鑫汇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托管人为恒泰证券,基金销售机构为深圳盈信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本基金投资于凤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部分股权的收益权,通过标的股权产生的未来收益及凤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对标的股权收益权的回购获得回报,北京霄云华园置业有限公司为凤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履行回购义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值得一提的是,在投资者李艳案例中,也出现了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其是北京开元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

  从表面上看,管理人深圳鑫汇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先锋集团没有关系,但层层穿透以后,先锋系公司联合创业担保集团(现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曾是该基金管理人股东,2017年12月21日,变更为自然人许琳。

  凤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约70%股份,持有北京霄云华园置业有限公司80%股份。穿透以后,凤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也与先锋系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

  大连中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凤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控股股东,持有66.5%股份;自然人姜志超持有大连中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80%股份,为实际控制人。同时,姜志超也是大连中山东方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持有该小贷公司49%股份,先锋集团CEO张利群亦担任该小贷公司董事。

  图 / 天眼查

  私募违约转投线上网信

  蹊跷的是,私募违约以后,李艳和张平等多位投资者都收到了网信理财经理的解决方案,李艳思考后拒绝了,张平则签了借款协议。

  所谓借款协议,即私募投资者作为乙方,向甲方上海进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借款,免收利息,乙方委托甲方将款项支付至丙方(即担保人,网信理财经理)账户,并委托丙方将款项按网信平台规则充值到乙方投资账户下,或转账到乙方银行账户,仅供乙方认购丙方推荐的线下6个月以上产品使用。

  “比如投了100万私募产品,就借100万投资网信平台,这样又可以享受一份利息,等到私募兑付了,再把钱还给上海进懋公司。我们也没办法,只能同意这个方案。”多位投资者表示。记者查询发现,上海进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也是先锋系公司,股东为深圳联合货币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多位投资者疑惑,既然如此,为何不直接完成私募兑付?先锋系上海进懋公司的资金来自哪里?是否存在狸猫换太子?这些疑惑,暂时可能无法解答,不过,可以看看新的投资流向。

  “实质就是线下私募转线上网信,我的网信平台账户确实收到100万元,并进行投资。”张平表示。记者进一步查阅该投资协议,甲方(即投资者)委托乙方(即受托方,深圳市前海金贝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预期年化收益率8.7%,期限6个月。该投资协议称,委托投资资金的投资标的为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或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等机构备案发行的产品;具体投向以线上产品详情页公布信息为准。

  据张平提供的线上产品详情页显示,项目方为益融通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北京联合开元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益融通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股东之一是深圳元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弘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持有其99.75%股份,弘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也有先锋系背景。

  张平还提供一份投资者整理的线上产品登记详情,记者查阅发现,融资方(借款公司)包括海南国际旅游产业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益融通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等先锋系公司,以及一些不知名实业公司,担保方则多是北京联合开元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和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

  “今年5月,我转投了线上产品,还没到期,7月初网信就出事了。”张平补充称。

  贵州场外、无锡金交浮出水面

  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还发现了另外两家先锋系合作交易所——贵州场外机构间市场有限公司和无锡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

  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曾披露,先锋系合作交易所包括银川产权交易中心、海峡(漳州)金融产权交易中心、西安丝路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等,先锋系“暗控”西安丝路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后来,海峡(漳州)金融产权交易中心涉嫌违法违规经营,已于9月18日被福建金融监管部门列入黑名单。

  记者还曾证实,至少存在一个现象,即A公司通过交易所备案项目,B公司提供担保或增信,通过网信平台融资,输血A公司,而A公司、B公司、网信平台均为先锋系企业。

  而在另一位投资者提供的无锡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合同中,又出现了上文提到的北京开元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该合同名称为“北京开元融资租赁有限公司2018年非公开发行定向融资工具(开元盛鑫)认购协议”,发行人为北京开元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承销商为嵩泰(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无锡金融资产中心备案登记,投资者符合锡金所的合格投资者认定标准,已经通过锡金所的合格投资者认定程序。

  据一位接近无锡金交所人士透露,无锡金交所目前应是停业状态。11月1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无锡金交所官网电话,对方登记问题后,截至发稿时,未有回复。

  而另一家先锋系合作交易所——贵州场外机构间市场有限公司,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再次出现,系股东之一,持有30%股份。据一位接近贵州场外人士透露,目前须压降的存量业务规模约120亿元,融资主体主要为外省企业,资金用途未用于贵州经济建设。

  发行人承认“壳公司,先锋系实控”

  记者再次辗转联系投资者,获得了“瑞祺(贵)收益权转让产品一号产品认购协议”,发行人(实际融资人)为深圳铸业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投资顾问(产品管理人/主承销商)为晨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产品已在贵州场外机构间市场有限公司进行了备案,由中新(黑龙江)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该协议还称,底层基础资产系发行方合法持有的基于小贷债权形成的保理资产收益权,本产品发行金额为5000万元,资产支持金额为发行额1.3倍,即底层资产为价值6500万元的资产。

  值得一提的是,天眼查显示,先锋系联合创业集团有限公司曾持有晨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股份,2015年4月退出;中新(黑龙江)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也是先锋系公司。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拨打深圳铸业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工商登记电话,对方表示:“不是深圳铸业,打错了,可能他随便填的手机号。”深圳铸业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鲁晨,张鲁晨名下还有深圳睿汇商业保理公司等公司。据网信投资者提供的合同显示,深圳睿汇商业保理公司也曾作为发行人融资。

  记者以投资者身份拨打深圳睿汇商业保理公司工商登记电话,对方姓杨,他表示:“都是他们(指先锋系)操作,我们不知道,网信当时说过个账,钱去了先锋系旗下中新小贷和中国融资租赁。”

  对方承认,深圳铸业也是他的,同为深圳睿汇兄弟公司。问及如何处理,他继续补充:“我们能怎么办?这些(指深圳睿汇等)都是空壳公司,找不到人,听网信说,还是要还这个钱。他们控制这些空壳公司,包括开户,都是他们去弄。”据其他投资者描述,也曾联系该姓杨男士,说法与此类似。

  今年9月,21世纪经济报道曾报道,先锋系还有其他线下理财风险暴露。一家名为百禾资产的企业,通过盈华财富等渠道销售,由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提供担保的“资管产品”,规模高达40亿元左右,已经发生逾期。而百禾资产、盈华财富以及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均为先锋系旗下企业。

  “百禾资产资管产品跟其他产品不一样,500万元起投,关键在于没有投向,我很担心。”李艳还投资了百禾资产资管产品,她忧虑地说。

  先锋系债务危机或许不止面向投资者的700多亿元借贷余额,可能还有对机构的债务。比如,中国裁判文书网一份《西藏三利投资有限公司、联合创业集团有限公司其他民事裁定书》显示,今年6月,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申请人西藏三利投资有限公司的保全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应予准许,本案保全标的累计限额人民币10.3亿元。

  具体来说,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被申请人联合创业集团持有的网信证券55.61%的股权;冻结被申请人联合创业集团持有的先锋支付100%的股权(投资数额10000万元);冻结被申请人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持有的北京联合开元融资担保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冻结被申请人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持有的大连中山东方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69%的股权;冻结被申请人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持有的贵州场外机构间市场有限公司30%的股权,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公司均和先锋系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也多出现在上文融资链条中。问题显见,但巨额债务问题依然未有解,投资者依然在奔跑。

  记者观察:从先锋系谈起,民间融资乱象何时休?

  “我感觉张振新和骗子不一样,他还是想干金融,他起家是融资担保,但这个行业太惨淡,何况民营?”一家P2P(曾经历风险事件,现已转型其他业务)负责人曾接触过张振新,今年10月上旬,他向笔者回忆,好几年前,P2P正在风口上,张振新约他在北京吃饭。

  “但他有一句话让我感到诧异,他说,做担保业务就得忍,你要忍得住才行。但我在想,风险能忍吗?我们也出现过风险,没有忍,没有选择刚性兑付,坚持公平公正公开。假如刚兑,就会被迫自融,就会被迫假标。”他继续说,当时张振新还没有网信平台,可能有意收购其旗下P2P,发现他们坚持信息中介定位,或许觉得没机会,匆匆一面之后,就未再联系。

  有关先锋系消息面,在张振新突然离世一片喧嚣之后,陷入沉寂,巨额债务问题未解。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为寻求真相,笔者辗转联系了多位先锋系投资者,并获得了多份合同资料,静下心一页页翻,一个个查,一点点研究,一步步询问,还找了专业律师当面探讨,先锋系疑云终于渐渐消散。

  先锋系公司虽然眼花缭乱,或层层入股,或员工代持,纷繁复杂,但不外乎通过线下理财(包括私募、百禾资产等)和线上网信平台(先在实控或合作交易所备案)融资,而在这些融资链条上,发行人(即融资人)、担保人、融资平台等角色均可由先锋系公司扮演或充当,令人瞠目结舌。

  资金只有来处,源源不断来自投资者,至于实际去向,无从得知。

  先锋系涉及交易所分散各地,融资人、担保人、融资平台等亦如此,也给监管和处置带来了难度。一个例子即是,个别交易所融资主体主要为外省企业,并未为本省经济做任何实际贡献,而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如今却要忙于化解风险,甚至到了要安排专岗接投诉电话的地步。

  遗憾的是,先锋系显然非个案,近年来,此类事件频发,套路“万变不离其宗”,在经济下行大背景下,风险加速暴露。

  因此,金融监管部门也开始反思,8月24日,本报《先锋系疑云》一文发表后,一位曾负责金融监管的副市长找到笔者,系统阐述了他对线上民间融资监管的建设性想法,希望引起更多的反思,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人们都希望,民间融资等乱象早点画上休止符。这需要从业者不忘初心,常怀敬畏心,也需要监管人士有责任心,更有智慧,实现由事后处置向事中、事前监管转变。让金融的活水真正流入实体经济,流入真正需要的人手中。

(编辑:董文博)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17012796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513525309 举报邮箱: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19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经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