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新经纬>>金融>>正文

那些离开P2P的人

2020-11-30 03:24:42 证券时报

  那些离开P2P的人

  证券时报记者 段久惠

  “大部分人都离开了这个行业。”

  2015年6月,小赵从一家电商公司跳槽到一家网贷平台,彼时该平台业务风头正盛,获得了一家国企、一家上市公司背景的股东C轮投资,团队人数翻了一倍。公司在北京、杭州设立双总部,平台年轻的90后CEO意气风发,除了网贷业务之外,还做现金贷业务,并意图拓展场景消费金融,在3C电商、教育、医美、物流分期上多点开花。

  2013年到2015年,网贷平台数量、行业借贷金额开始了野蛮飙升,网贷平台数量及规模从2014年开始逐年大幅增长,2017年末网贷行业借贷余额达到最高峰1.3万亿元,全年交易金额2.7万亿元。

  行业赚钱效应、从业人员规模、薪资水平也节节高升。2015年,在热钱效应之下网贷平台砸钱营销,广告铺满了大城市地铁和各类流量平台。在小赵看来,当时觉得行业笼罩在“水大鱼大”的蓬勃上升期,但回想起来,“畸形营销,过高利息返点等已经有泡沫的雏形了”。

  从2017年初开始,小赵明显感受到,资产逾期率攀升,风控难做了。小赵发现他合作的一家钢琴培训机构出现了兑付难题,过了两个月之后这家顶着国内知名风投背书光环的培训机构“跑路”,短时间内快速扩张的全国多家门店也歇业倒闭;同时,与他合作的另一家3C电商平台逾期率也出现激增。“合作的场景资产不行,场景方数据作假,共债问题都出来了。”小赵的团队向CEO反映了问题,但是CEO却并没有停止该业务,反而是“明面上做场景金融,实际上搭起团队做起了现金贷业务。”

  而后,现金贷团队快速扩张,到2017年底,短短半年多时间,除了商务、风控、技术、运营等团队,还快速搭建起二十多人的催收团队,放款量在最初几个月翻倍式增长。

  差不多在这个时候,网贷行业整改大网拉开。2018年上半年以来,网贷行业迎来了备案制延期、伪P2P平台出清、非吸高返挤出、合规化去杠杆等内外密集考验,多家有着明星股东方背景或者明星创始人光环的借贷余额超百亿元、千亿元平台涉及关停倒闭,出现“爆雷潮”。

  2018年7月份,网贷行业迎来了“至暗时刻”。当年5、6月网贷行业消亡平台数分别是28家、64家;而到了7月问题平台数一下子暴增到153家。

  尽管多家平台相继出事,但在小赵当时看来,网贷行业仍是一个总量规模很大的成熟市场,无论是从数量还是在贷余额来看,问题平台在整个行业的占比不超过1/10;而且那半年平台风险集中爆发、出借人信心受挫,再加上大部分平台已进入自律合规检查阶段,为尽快完成合规,也有意压缩规模。

  但是,小赵并没有等来合规备案,团队1/3的人在2018年冬天离开了网贷行业。后来,他听说原来的东家因为涉嫌砍头息、恶性催收,部分核心高管团队已经失联。

  直到今天,小赵仍然认为,网贷中介机构作为撮合方,在国内融资市场利差环境中诞生,有着满足投资人理财需求、解决中小微融资难等功能性作用,但是,“谁能猜到结局?”

(编辑:万可义)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17012796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513525309 报料邮箱(可文字、音视频):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21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经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