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新经纬>>金融>>正文

美国经济最危险信号出现了?看当下美国要盯住几个变量

2018-12-05 19:05:38 券商中国

  11年来首现美债收益率倒挂,美国经济最危险信号出现了?看当下美国要盯住几个变量

  长留

  30年来,道指跌去800点的情况并不多见,2018年就有了4次,当然这也与目前道指的点位有关,没错,看点位,更要看跌幅。可是究竟是什么原因引发美股如此大跌?

  当前国内分析市场上,看衰美股、看衰美国经济,俨然已成市场主流声音。不过且慢,美国经济出现衰退,美股崩盘,对中国经济恐怕也不是利好消息。原因很简单,美国是全球市场最终且最大的需求者。

  美股暴跌元凶之一美债收益率曲线11年来首现倒挂,引发经济放缓的担忧。其实,这个消息,从年初喊到了年尾,没有啥新鲜了。但是一朝成真,市场还是心怀畏惧。从美股、日股等全球主要股指来看,在2018年几乎一整年可以说,走势忐忑,震荡有加。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在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双赤字”问题再创新高的情况下,美国经济表现仍然强劲。相反,更多新兴市场国家则陷入了经济下滑的边缘。美国经济的增长模式,到底是什么?这个值得思考。

  美债收益率倒挂,从年初喊到了年尾

  美国股市周二遭遇了将近两个月来的最惨烈下跌,而元凶之一被认为是,美债收益率曲线11年来首现倒挂,引发经济放缓的担忧。元凶之二是对于贸易谈判前景的担心取代了周末G20中美元首会晤后的乐观情绪,再度占据上风。

  收益率曲线倒挂被视为经济衰退的标志之一。短债收益率高于长债,意味着长线投资的信心减弱,投资者对未来收益的期望下降。周一,3年期和5年期国债收益率之差十多年来首次变成负值。

  周二,美股标普指数收跌3.2%,创下10月24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道指跌约799点,纳指跌3.8%。苹果跌4.4%,亚马逊跌5.8%,AMD大跌近11%。投资者避险情绪升温,银行股创一年最大跌幅。

  事实上,美债收益率倒挂这个事儿,从年初喊到了年尾,归队到全年热词行列,当之无愧。这个已经有不少探讨了,特别是从历史数据来看,美债收益率涨跌和美股大盘并没有明显的强关联;美债收益率上涨并非一种简单的熊市预测指标。

  特别是,收益率曲线的倒挂是否意味着经济很快就面临很大的衰退风险,从过去三十多年有限的几次历史经验来看并非完全如此。从收益率曲线(10年-2年)倒挂到经济进入衰退最长的一次间隔了23个月(2005年底),而最短的一次也有13个月(2000年2月),因此在实际操作中很难用这一单一指标作为判断衰退的有效依据。即便假设按照最短的一次来说,13个月之后,怕也是要等到2020年,才有可能迎来美国经济的衰退。而且在2008年量化宽松之后,短期美债收益率和长期美债收益率明显背离。

  特别要提醒一点,本周美国股市,面临诸多节日,包括周三闭市、犹太教光明节等,交易天数缩短,恰逢年底,资产调配轮换的变化,对于市场也会带来巨大变化。连续几周以来,年底前的资产轮换带动的资金变动幅度偏大,股票风格转换更快,防御性特征凸显。

  理珀数据显示,从11月19日至23日,投资者从科技行业股票中撤出了14亿美元,这是自2015年2月以来的最大值。科技股基金是美国股票市场近10年来的明星。同期,美国“垃圾”债券基金的赎回额为22亿美元,创下4周以来的最高水平。而美国短期国债获得了26亿美元资金追捧,创下自2016年1月以来同类基金的最大规模资金流入。

  这里从技术形态上看,尽管出现了阶段性高点,但是总体来说,全球各大股指在2018年均呈现大幅震荡行情。如下图,道指在2018年内,相当于大幅震荡了一年,标普指数形态也差不多。同样情况也在日经指数身上出现。

  美国一旦衰退,全球经济将更大幅度下滑

  原因很简单,全球经济一体化,美国是一个最终且最大的需求者。美国一旦衰退,所有国家的对美贸易顺差将大幅萎缩。结果是,世界各国的商品出口将大幅萎缩,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下,中国经济从过热到快速变冷就是明证。

  由此来看,诸多分析师们看衰美国经济,让美国急于结束中美贸易战,也并不能让全球经济走稳,对于资本市场来说,恐怕利好也十分有限。从国际分工的地位与作用来看更是如此,美国是全球产业链的组织者,而中国只是全球产业链的参与者。

  不过,站在美联储角度上看,衰退可能还很遥远。强劲的增长势头、符合目标的通胀水平、超低的失业率,几乎从美联储关心的每一个指标看,美国经济眼下都充满活力。上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就对中性利率发表了偏“鸽派”言论,市场对于2019年美联储加息的情况就开始有了分歧。但目前市场仍然大概率押注美联储会在今年的12月加息。

  美联储观察员的最新调查显示,85%的人认为12月美联储将会加息,美联储明年将加息2-3次。根据调查,2019年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可能从今年底的2.4%上涨至3%,美联储利率目标为3.3%。今年以来,美联储已加息三次。至于是否会有第四次,美联储12月19日将做出决定。

  自特朗普上台后,美国非农就业人口新增430万人,这意味着美国就业结构大幅改善;今年10月,美国失业率降至降至3.7%,不仅远远低于6%左右失业率的充分就业参考指标,还创造了自1969年以来的最低记录,这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美联储在货币政策上仍有较大的发挥空间。

  然而,从最新的数据来看,美国的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并没有收缩,反而都面临新高的风险。比如10月份,美国货物贸易逆差较9月的763亿美元扩大1.3%(约10亿美元),至772亿美元,创下新高。即将公布的11月份数据,恐怕会进一步升高。而美国财政部公开数据显示,美国2018财年国债共增加了1.27万亿美元,美国国债总额超过21万亿美元。

  美国减税法案带来的积极财政效应,配合收紧的货币政策带来的美元走强,两者结合成为美国货物贸易逆差扩大的重要原因。而扩大的财政赤字增大了供给,美联储缩表减小了需求,再加上各国政府在2014年后不断减少的美债,都会在一定程度上让债券承压,推高收益率。

  美元债务大循环,也称之为美国债务发展模式,通常被描述为,在全球贸易均以美元为结算货币的基础之上,美国须维持巨额贸易逆差才能实现世界其他国家获取大量美元货币的目的。

  世界各国通过贸易顺差获取美元之后,还须不断购买美国国债来实现美元保值增值的目标,再通过投资美国金融产品回流到美国国内。这样形成了循环,美元通过贸易逆差流向世界各国,各国又通过金融市场使得美元回流。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华民教授认为,正是由于对资金的超常需求,导致了美国式的、经常项逆差与资本项顺差的国际收支平衡,从而使得美国既是世界上最大的商品进口国,又是世界上最大的国际资本吸收国。美国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因为只有通过进口商品满足国内需求,才能释放更多的资金用于超资本要素密集的研发活动,进而实现由研发推动的经济增长,并始终占据世界产业链的高端。美国式的增长为世界带来两大外部效应:从供给角度来讲,美国成为“全球产业链”的组织者;从需求角度来讲,美国为全球提供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顺差市场”,由此让美国自然而然地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领导者。

  毫无疑问,华民教授提出的新“里昂惕夫之谜”,给我们解答美元循环问题提供了崭新的思路。正是大量资金的研发投入,才带动了美国技术的进步,加快了生产率的提升,提高了投资回报率。从这个角度看,美国衰退不衰退,关键还是看全球资金会不会回流美国,带动新的产业技术出现,不断提高投资回报率。

  作为全球产业链的组织者,美国公司在产业链投资方向摆布上,无疑有巨大的优势。但是,一旦实现起来,短期内东亚各国资产回流美元的压力将大大增强,但是如此大规模的资金流动,势必将给全球金融市场带来巨大的波动。

(编辑:冯方)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17012796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513525309 举报邮箱: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18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经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