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新经纬>>股市>>正文

长城系“白衣骑士”迷雾:拟引入战投集团五年前“已注销”

2019-12-26 08:18:42 21世纪经济报道

  长城系“白衣骑士”迷雾:拟引入战投集团五年前“已注销”

  李涛 上海报道

  曾被杭州中院公开悬赏追债的赵锐勇父子,要迎来“转机”了吗?

  12月25日,长城系旗下三家A股公司均现不同程度大涨,长城动漫和长城影视涨停,天目药业上涨2.27%。

  前一日晚,三家上市公司同时公告称,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拟引进陕西中投、老凤皇开展股权合作,陕西中投、老凤皇拟对长城集团进行不低于20亿元实物资产增资扩股,同时将出资不低于15亿元现金参与长城集团后续的债务重整。

  当晚,上交所火速向天目药业发去问询函,要求天目药业核实并补充披露陕西中投与老凤皇与天目药业及长城集团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交易是否有具体方案和相应的时间安排,协议对方是否具备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债务重整等履约能力。

  此前,因陷资金链危机,长城集团及实控人赵锐勇父子债务缠身,多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而长城系要想扭转颓势,并不简单。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资料却发现,长城系此次引入的战投之一“陕西中投”隶属于香港信威集团,但根据香港公司注册处综合资讯系统 (ICRIS)显示,后者早已在五年前注销。

  2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投资人身份致电了长城影视证券部,接线人员表示将会与母公司核实相关情况。

  白衣骑士何方神圣?

  根据三家上市公司发布的公告显示,长城集团拟引入的两家战投均为资金、资源雄厚的企业。但记者查阅资料发现,“白衣骑士”的资金背景或并没有公告披露的如此乐观,其中陕西中投还与长城系存在一定业务关联。

  资料显示,陕西中投隶属于香港信威集团,成立于2002年5月,注册资本金20亿元人民币。截至2019年6月30日,拥有各类资产评估总计约700亿,托管资产规模67亿。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发现,在搜索引擎上,尚不能查到这家资产雄厚的资产管理平台的官网。此外,记者在ICRIS系统搜索“香港信威集团”发现,跳转出来的唯一结果——“香港信威集团有限公司”早已在2014年11月28日宣告解散。

  启信宝数据显示,目前陕西中投合计有三个股东,其中持股60%的大股东深圳市德高汇盈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德高汇盈”)股权穿透之后,实控人为网点投资。

  资料显示,德高汇盈成立于2007年9月,注册资本6亿元,主要从事担保、受托资产经营管理、保理等业务。

  12月2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多次致电陕西中投和德高汇盈,了解投资长城系相关时间,前者工商登记电话一直无法接听,后者相关人士则表示“人在香港,不方便接听”。

  值得一提的是,公告内容显示,陕西中投主营业务为受托资产管理,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共计持有林地20万亩,其中包括有号称深圳之肺的梧桐山林地3400亩;陕西中投发起成立的一带一路滨海基金规模为100亿元人民币。

  但启信宝显示,成立至今,陕西中投只对外投资过两家公司,其在2014年7月参与设立子公司的“安阳恒聚商贸有限公司”在2019年7月被安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而另一家参股公司“深圳市泰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泰吉基金”)在2016年10月曾遭遇南山市场监督管理局发现“通过登记的住所(经营场所)无法联系”,此外,该公司监事崔云龙于2018年8月被天河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值得一提的是,泰吉基金曾投资过长城系旗下的多个项目,并持有长城动漫李冰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浙江文信文旅有限公司50%的股份。

  长城集团拟引入的另一家战投——老凤皇,则成立于2013年,注册资本2000万元人民币。主营业务为矿产资源的投资及运营,贵金属工艺品、珠宝首饰的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持有位于俄罗斯的翡翠矿产以及位于山东烟台的大理石矿产资源,资产评估价值超过人民币100亿元。

  2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致电了老凤皇工商登记的电话,接线人员对记者指出:“我们也在新闻上看到了(投资相关事宜),但具体情况是领导在谈,领导现不在公司。”

  多次引入战投未果

  这并非长城系首次传出引入战投事宜。早在2018年爆出资金链危机之后,长城集团就曾多次筹划引入战略投资者的事宜。

  2018年9月,长城集团就与天目药业第二大股东汇隆华泽投资有限公司的独资股东——青岛全球财富中心达成合作意向,后者答应给予长城集团13.5亿元的资金支持,以换取天目药业实际控制权,但随后因核心条款未达成一致,这场合作不欢而散。

  今年1月,长城集团宣布,与之江新实业签署协议,其将引入多项资金为长城集团及旗下子公司纾困,但最终也没有下一步进展。

  今年4月和6月,长城集团、赵锐勇、赵非凡又分别与科诺森、恒苹医科签署了《合作协议》,科诺森、恒苹医科均表示拟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不低于15亿元或通过法律法规允许的方式与长城集团开展股权合作,但最后均不了了之。

  半年之后,熟悉的“剧情”再次上演,而这一次“合作”主角换成了陕西中投和老凤皇。

  而对于控股股东与之前战投方的“合作进展”,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询问了长城影视证券部,接线人员表示:“该事件属于股东层面推进的事宜,上市公司并不清楚。”

  但值得注意的是,要解决长城集团的债务问题,并非易事。根据天目药业4月4日披露,长城集团2018年底的债务总额达39.5亿元(未经审计)。

  截至目前,赵锐勇父子直接和间接持有的3家上市公司股权已近全部质押,因涉及债务,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几乎被全部司法冻结或轮候冻结。

(编辑:熊家丽)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17012796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513525309 举报邮箱: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20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经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