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前 银行抓紧上线二级资本债
21世纪经济报道 | 2024-05-17 07:34:47

  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前 银行抓紧上线二级资本债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二季度以来,银行二级资本债与永续债发行力度持续增强。

  截至5月16日,4月以来已有18家银行所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及永续债(含拟发行)规模超过3147.5亿元。

  就月度而言,今年前4个月,商业银行单月新发行的二级资本债规模分别达到1334.23亿元、1650.59亿元、2010.37亿元与2063亿元,呈现逐月增加趋势。

  在业内人士看来,4月以来商业银行之所以持续加大二级资本债发行力度,主要受多重因素影响:一是受金融监管要求趋严与业务持续发展影响,银行资本充足率有所下降,但在银行需加大利润分红导致内源式补充难度加大的情况下,他们只能更多依靠外源式(即发行二级资本债)方法提升资本充足率;二是多家国有大型银行面临逾千亿规模的二级资本债到期兑付压力,纷纷前置性地新发二级资本债以做好资本债接续工作;三是部分银行急需补充资本金以填补手工补息等业务行为所带来的资本金消耗;四是众多银行都力争在万亿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前完成二级资本债发行募资工作;五是众多银行都想赶在债牛行情结束前,尽可能多地实现低息发债募资。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不少银行的发债频率悄然加快,比如兴业银行在刚发行300亿元永续债后,又计划在5月20日发行200亿元的2024年第一期二级资本债券。

  “受资金流动性宽裕等因素影响,当前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不但利率相对较低,还容易超募,也是不错的低息发债募资窗口期。”一位私募基金债券交易员向记者指出。比如宁波银行2024年第一期二级资本债券实际发行额达到140亿元,超发40亿元,票面利率仅有2.5%,略高于10年期国债收益率。

  华西证券统计发现,5月首周,国有大型银行的4~5年期二级资本债与永续债收益率有所回升,涨幅在1~5个基点;相比而言,其他期限二级资本债收益率则下跌约5个基点。

  “这背后,一方面是近期10年期与30年期国债收益率回升,相应抬高了中长期银行二级资本债收益率水准,另一方面是大型银行的二级资本债到期本息偿付金额较大,令其中长期二级资本债供应有所增加,也令投资机构押注其收益率有所回升。”前述私募基金债券交易员指出。但在当前债券市场资产荒状况尚未明显改善、资金宽裕度较高的情况下,大量资金仍在持续涌入银行二级资本债市场,通过拉长久期策略博取相对更高的回报率。

  民生证券分析师谭逸鸣认为,鉴于5月二级资本债与信用债到期量不大,加之投资机构增加债券配置需求犹存,近期银行二级资本债价格仍有上涨空间。即便长期二级资本债价格出现回调,回调幅度也相当有限。

  银行大力发行二级资本债

  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商业银行合计发行各类金融债规模达到4546亿元,环比增加1033亿元;当月净融资额达到572亿元,环比增加1664亿元。

  其中,二级资本债仍然是银行发债募资的“中坚力量”。

  具体而言,4月份商业银行发行的金融债、二级资本债与永续债规模分别达到820亿元、2063亿元与600亿元,分别实现净融资额-538亿元、813亿元、6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国有大型银行依然是二级资本债发行“大户”。中国银行、农业银行与交通银行总计发行1460亿元二级资本债。

  与此对应的是,越来越多银行在二季度计划增加二级资本债发行力度,实现净融资。比如中国银行、民生银行、兴业银行、交通银行、农业银行、渤海银行、浙商银行在4月份的二级资本债净融资额均超过100亿元。

  “究其原因,面对金融监管趋严所带来的资本金补充压力,越来越多银行倾向采取外源式做法补充资本金,即通过股票增发、配股、发行可转债、优先股、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方式补充资本。”上述私募基金债券交易员指出。以往,境内商业银行主要采取内源式,即利润留存方式补充资本金,但在近年相关部门鼓励上市公司增加利润分红的情况下,内源式补充银行资本金的做法难度增加不少。

  在他看来,众多银行之所以纷纷赶在二季度加大二级资本债发行募资力度,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抓住债牛行情与资金面相对宽松环境,并赶在万亿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前,尽可能多地完成低息发债补充资本金任务。

  记者注意到,二季度以来,多数商业银行的二级资本债发行利率处于2.32%~3%之间,处于历史较低水准。尤其是在资金流动性宽松的环境下,中小银行的二级资本债发行利率进一步走低,以减轻他们的资本金补充财务成本。比如近期东莞银行发行的二级资本债票面利率仅有2.62%,创下中小银行二级资本债发行利率的历史低点,较去年9月发行的二级资本债低了约120个基点。

  “市场普遍预期,在万亿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前,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节奏仍会提速,因为这或许是他们低息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资本金的最后窗口期。”这位私募基金债券交易员直言。

  机构交易策略“趋变”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二季度以来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热情持续高涨,金融市场的交投活跃度也相应增加。

  东方证券团队发布数据显示,4月份,银行二级资本债、券商次级债和保险机构资本补充债的成交规模分别为7507亿元、238亿元和235亿元;月换手率分别达到19.96%、7.46%和8.87%。其中,银行二级资本债依然保持较高交易热情,换手率环比维持在约20%,券商次级债与保险机构资本补充债交易热度均有所回落。

  5月首周,银行二级资本债的交易活跃度依然维持在较高水准,其成交量环比增加至36%,达到约3070亿元。其中,国有大型银行二级资本债成交量占比达到67%,股份制银行与中小银行占比分别为22%与11%。

  此外,受投资机构通过拉长久期策略博取更高回报影响,5月以来,3~5年期的中长期银行二级资本债成交量占比依然居高不下,达到59%,相比1~3年期银行二级资本债成交量占比高出29个百分点。

  “这背后,是近期投资机构的银行二级资本债配置策略有所调整,一是以往不少投资机构更侧重于信用下沉策略博取较高回报,纷纷增加中小银行二级资本债的配置力度,如今随着中长期国债收益率有所回升,他们将部分资金转向安全性更高且收益率回升的国债,令中小银行二级资本债成交量有所回落;二是尽管大型银行二级资本债存在流动性好、安全性高等特点,但这类债券收益率持续走低,也令部分投资机构配置力度有所下降,纷纷采取逢高减持获利离场的策略。”一家大型债券投资型私募基金负责人告诉记者。但他发现,基于大型银行二级资本债的高安全性与较高流动性,不少保险机构仍会趁着大型银行二级资本债价格走低时纷纷抄底,配置意愿高于其他高信用评级信用债。

  在他看来,由于当前银行二级资本债发行利率持续偏低,投资机构的配置意愿已不如年初,若超万亿超长期特别国债收益率相对较高,有可能会引发部分资金撤离银行二级资本债,转投中长期特别国债。

  “这意味着银行需抓住当前的低息发债窗口期尽可能多发债补充资本金,一旦万亿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改变当前债券市场资产荒状况并显著抬高超长期债券收益率,银行将不得不面临跟进抬高二级资本债发行利率,以吸引资本青睐的状况。”这位大型债券投资型私募基金负责人认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付健青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精彩资讯尽在中新经纬APP,点击阅读

  • 中新经纬

    权威 前瞻 专业 亲和

  • 债牛行情还能走多远?估值偏贵谨防“高位接盘”风险
  • 甜橙借钱的“坑”不止开盲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