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模型降价背后:大厂抢生态,创业者迎生存挑战
第一财经 | 2024-05-24 13:10:29

  大模型降价背后:大厂抢生态,创业者迎生存挑战

  吕倩

  自ChatGPT火遍全球,国内大模型领域先后卷参数、卷屯卡量、卷融资额、卷长文本,如今终于卷到了最激烈的价格战。

  对于国内大模型企业突然集体降价,行业人士对此持不同看法。百川智能创始人王小川近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降不降价要具体看商业模式是什么,如果是做ToB服务的,降价动作为的不是卖模型本身,而是为了卖整套云服务,这样可以提高从传统服务模式到新战场的速度。

  在出门问问创始人李志飞看来,巨头在大模型赛道血拼是必然的,面对巨头的竞争,技术创业者首先要放弃幻想。其次,如果压力太大,可以选择暂时先战术性“躺平”一下。

  Lepton AI创始人、阿里巴巴原副总裁贾扬清表示,价格战无可厚非,但观众应该将其看作一种市场营销行为,今天API的营收对于国内各家大厂都不多,因此对营收的影响非常有限。

  降价之下,巨头与创业者各自的出路在何处?这会是一场复刻移动互联网烧钱抢市场的资本游戏吗?

  何以爆发降价潮

  5月,智谱AI、字节跳动旗下火山引擎、阿里云、百度、腾讯相继宣布降价与免费的动作。“在OpenAI持续高频的技术更新与降价动作下,行业不敢减速。”一位大模型创业者如此评价。

  “大家都很焦虑,有些动作已无法进行理性分析。但竞争最为火热的仍是国内巨头之间的竞争。”李志飞对记者表示,阿里不希望火山引擎能够在云计算领域产生新的可能,百度不希望在大模型时代丢掉“AI一哥”的位置。

  在智源研究院副院长兼总工程师林咏华看来,大模型的降价潮是一场生态的争夺战。她对记者表示,客户更换大模型合作方虽说只是一个URL接口的更换,但模型与模型之间的性能与侧重点差异很大,当一家企业已经适配了一个模型,他未必还愿意再去适配更换另一个,在更换成本客观存在的前提下,行业企业会希望先通过价格的方式拉拢一批用户。

  万兴科技AI创新中心总经理齐镗泉对记者表示,降价是行业趋势,GPT-4o发布时价格相比GPT-Turbo减半,验证了大模型厂商的降价可行,这对于国内的大模型产业也有启发。通过降低价格门槛,大模型厂商能够吸引更多企业用户和个人开发者来使用自身的大模型技术,从而在进一步平衡自身收入和成本的同时,加速AI应用爆发。

  “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谁先布局,谁就能先赢得市占率,借此机会快速积累用户,聚拢生态,巩固行业地位。”齐镗泉说。

  王小川持有更谨慎的态度,他称“大家实在太看好这个时代的前景了,不愿意失去任何机会,侧面反映了对AI能力有足够的憧憬”,但他建议创业公司不要掺和进来,大模型烧钱降价不能改变以供需双边网络为基础的生产关系。

  多位行业人士将此次大模型降价类比为当年云厂商烧钱抢市场,但后者投入多年仍未烧出明确的盈利模式,在王小川看来,云服务赛道在国内发展得不算很好,但大模型技术兴起之后,云提供的新质生产力具备更多意义。后期如果不考虑价格因素,他看好云厂商做服务,但到底要烧多久才会发生明确变化,这就是巨头之间的“游戏”了。

  在齐镗泉看来,当年云厂商降价主因互联网行业经过多年飞速发展,流量和用户时长见顶,收入增速放缓,国内云计算行业产品与服务同质化也较为突出,价格成为竞争的重要武器。但在大模型领域,行业整体发展还处于初期,远未见顶。

  根据量子位智库预测,中国生成式人工智能(AIGC)市场规模有望在2030年达到11491亿元。行业预测未来十年生成式AI产业的复合增长率可达42%,2032年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3万亿美元。目前大模型厂商的降价更多是想抢占发展的先机,快速扩大用户规模,而不是在行业增速放缓背景下的无奈之举。

  零一万物CEO 李开复此前公开表示大模型行业不能走ofo烧钱的打法。“大模型行业每年降低十倍推理成本这件事是可以期待的,但目前行业API模型调用还处于非常低的比例。”

  在商业逻辑上,一位不愿具名的大模型创业公司CTO对记者表示,这波大模型降价潮主要为了吸引B端企业开发者。大模型厂商需要吸引足够多的开发者来搭建生态,反馈训练成果。开发者群体也需要低成本的大模型技术来缓解财务压力。

  那为什么不去选择完全免费的开源大模型?该人士称,开源模型到部署应用还有一定门槛,如开发者需要具备算力、模型部署、调优等工程化能力,这不是所有企业都具备的,但大模型企业可以提供API,企业客户可以直接使用,帮助企业解决场景问题。云厂商也可以借此直接输出成熟服务能力,例如提供工具化的优化平台等。当然,C端开发者也可以借助这些能力开发创新应用,通过大模型市场去分发,而这需要平台具备流量优势,例如火山引擎背后的字节跳动等。

  但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完全免费的大模型技术。一位开发者吐槽称,国内大模型API虽然降价甚至免费了,但使用起来层层套娃,逻辑仍旧是先免费上车、尝鲜使用高端服务、继而跳转到其他收费项目。

  对此,上述创业公司CTO对记者表示,虽然有的厂商提供的免费版不是能力最强的,但可以先让B端门槛降低,想要更好效果就购买收费版。或直接扮演“卖铲子”的角色,为B端企业赋能后再试图去挖掘大模型时代的C端流量可能,这些都需要企业与平台根据自己的角色定位制定的长期战略规划。

  除了价格层层“套娃”外,免费或降价的大模型参数规模、算力支持均不同,部分厂商降幅最大或免费的大模型系轻量化产品,适用于训练频次不高或推理量不大的中小型任务。硅基流动创始人袁进辉认为,如果闭源模型卖得比开源模型还便宜,只能是比开源模型小很多才解释得通。

  同时,王小川并不看好国内创业公司走单一API服务销售的路径,在他看来,中国创业公司如果只学OpenAI有一个模型做一个API服务,这条路是走不通的:一方面,中国商业环境里ToB市场规模比ToC少十倍。另一方面,做To B生意收的是人民币,但花的是美元。

  行业期待超级应用

  需要注意的是,作为敲门砖的大模型API降价售卖只是起步,并不意味着整个行业价格的下降,甚至作为大模型应用端,未来还有涨价的可能,这也是行业人士认为本轮降价将利好的方向,以及大厂落下价格“屠刀”后,创业者群体仍可求生的赛道。

  清智资本创始合伙人张煜对记者表示,目前大模型已经卷到白热化,落地应用是关键,所以免费可以快速吸引流量和圈地。开发者和To B企业客户都重要,且相辅相成:开发者会开发To B应用,To B客户肯花钱但需要服务个性。因此找到对To小B和To C都普适性的应用,是大模型厂家的目标。

  火山引擎总裁谭待在采访中解释降价动作时称,今年一个很大的变化在于行业大模型能力大幅提升,做应用这件事变得很重要。谭待称,目前接触的很多客户都在做大模型方面的尝试,但创新这件事的风险度很高,尤其在AI领域,因此需要将成本降低,拉动大家更广泛地使用起来。从这个角度来讲,不论是大企业还是个人,都需要更低成本、更高质量的大模型。

  有赞CEO白鸦在分析应用端涨价逻辑时表示,如SaaS行业持续出清,那存活下来的企业有什么降价理由?当下能做模型应用的企业,一定握有具体业务场景、懂得如何交付,这样的玩家本身就少,更没有降价的理由。

  “如果将AI视为生产力工具,过去一两百年时间里,电价持续降低,才让更多人用得上,但电器产品一直在涨价,因为后者的技术程度越来越高,因此生产力工具与具体产品是两个概念。具体到AI技术应用端。”有赞COO兼联席总裁浣昉表示,目前应先拿出真正的AI应用级产品,再看到底该以软件产品标准还是其他标准进行收费。

  在王小川看来,低价确实是优势,但价格要变成竞争力往市场中走,还远远不够,创业公司需要超级模型与超级应用双轮驱动,而不仅仅是调用API就完事。

  “超级应用应再提升两个数量级才算成立,粗略来算,从日活100万变成1亿,上下浮动3.3倍,总得到三千万到三亿之间的日活数据,可以算作大模型时代超级应用的规模标准。”王小川对记者说。

来源:第一财经

编辑:万可义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精彩资讯尽在中新经纬APP,点击阅读

  • 中新经纬

    权威 前瞻 专业 亲和

  • A股三大指数低开,科创50微涨0.06%,CRO概念活跃
  • 中长期存款利率“倒挂”:中小银行再“降息”,净息差收窄压力何解?
  • 2024世界智能产业博览会开幕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