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央行如期宣布将缩减购债规模,日债收益率上涨,日元怎么走?
第一财经 | 2024-06-14 14:12:13

  日本央行如期宣布将缩减购债规模,日债收益率上涨,日元怎么走?

  作者:后歆桐

  在今日(6月14日)的利率决议中,日本央行将其短期利率目标维持在0%~0.1%不变,并宣布将减少每月购买的日本国债规模,但要等到下次会议具体确定1~2年期国债购买计划。

  日本央行表示,尽管存在一些弱点,日本经济已适度复苏。日本金融环境一直宽松。该行预计核心CPI将逐渐上升,尽管物价上涨的影响仍然存在,但私人消费依旧强劲。此外,该行还强调,有必要关注日元汇率及汇率对通胀的影响。

  利率决议公布后,美元对日元短线拉升90点,直逼158关口。日经225指数午盘开盘上涨0.5%,东证指数上涨0.7%。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短线从0.93%升至0.943%。

  市场普遍预期此次会议将按兵不动,且会宣布购债规模。因此市场参与者更关注的是日本政策声明中可能出现的变化,以寻找有关央行下次加息时间的新线索。货币市场目前预计,日本央行10月将加息约16个基点,12月19日会议将加息近22个基点。

  美日利差仍是日元的“阿喀琉斯之踵”

  利率决议公布前,美元对日元走势波动。亚太交易时段,先持续走高,涨至157.37的水平。随后,在决议即将公布前,突然短线跳水30点,跌至157.10附近。利率决议公布后,又大举反弹涨至日内新高。

  FXStreet网站的高级分析师Pablo Piovano表示,从技术面来看,“预计美元对日元将进一步上涨,第一目标是5月29日创下的一周高点157.71,随后是4月29日的2024年年内高点160.20。”下行方面,他称“6月低点154.52成为初始支撑点位,接下去是5月16日触及的周低点153.60”。

  野村证券研究所执行经济学家Takahide Kiuchi称,美元对日元的动态暂时不太可能改变,使日元处于弱势地位,这可能需要市场改变对美国利率走势的预期才能扭转局面。“外汇干预的效果不会很大,只会争取时间。”他称。但显然,他所提及的市场扭转美联储利率走势预期,仍正朝着不利于日元的方向发展。在最新的美联储利率决议中,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大肆打击了市场的降息预期,年内降息预期跌至一次。

  除了更短期、技术层面的美日利差打压外,在高盛前首席货币策略师、现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布鲁克斯(Robin Brooks)看来,日本的巨额政府债务,至少就目前而言,也可能会破坏任何日本当局试图支撑日元的努力。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这一债务已经膨胀到相当于日本经济的250%以上,超过了任何其他被统计经济体。布鲁克斯称,这给了日本央行保持低利率,以降低政府成本的强大动力。结果是:除非政策发生变化,否则高债务水平将抵消任何推高日元汇率的努力。

  “这实际上根本上还是关于债务。太多的债务,迫使日本陷入非常艰难的境地,不得不保持低利率,将财政困境压力转移到日元上。”他称,“通常,即使政府有高额债务,也可以利用央行保持低低利率来缓解压力。所以日本一直在这样做,欧洲也一直在这么做,但这是有后果的。对日本的后果是日元大幅走弱。”

  他补充称,尽管日本央行已允许国债利率在更广泛区间浮动,但10年期日债的收益率仍仅为0.9%左右,而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为4.6%,这给了投资者抛售日元,购买美元的强烈动机。此外,日本央行还一直维持量化宽松政策,持续大举购入日本政府债券,这种宽松政策也会抵消支撑日元汇率的努力。“日本央行应该通过允许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走高来收紧金融环境,然后对日元汇率的干预才将更加有效,这是目前政策仍缺失的部分。”他称。

  从这个角度来看,今日日本央行至少迈出了新的一步。

  日债收益率或将走高,有利日元

  根据统计,日本央行上个月仅购买了4.5万亿日元的国债,为2013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分析师认为,减少购债规模是目前提振日元的最佳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日本国债已成为亚太地区表现最差的主权级别债券资产,主要逻辑在于投资者们担心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动作已变得比美联储等其他主要央行更难以预测。彭博全球回报指数(Bloomberg Global Return Index)显示,日本国债价格今年迄今已下跌约3%,超过新加坡,成为亚太地区价格跌幅最大的主权债。相比之下,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政府债券的价格回报自6月初以来已触及正区间,部分原因是人们认为两国央行的政策指导方针已经明确。

  瑞穗证券(Mizuho Securities)驻东京首席策略师Shoki Omori称:“对于日本国债交易市场而言,预测货币政策的困难程度导致波动性增加,并且‘日本国债村’以外的外国投资者可能无法跟上政策节奏。现在,我们越来越不清楚日本央行的政策目标是物价还是别的他们认为更重要的方面。”他补充称,基于此,虽然日本央行3月结束长达多年之久的负利率政策,并宣布结束收益率曲线控制 (YCC) 政策之时,日本债市反应普遍平静。但一些在当月没有预测政策变化的外国投资者可能在其日本政府债券头寸上蒙受巨额损失。

  他进一步表示,自从3月结束负利率之后,日本央行在“预期管理”方面可谓非常糟糕,与投资者之间缺乏预期沟通。如果日本央行的政策指导方针继续缺乏明确性,使其难以反映基于政策预期变动的价格,那么难以预测日本央行政策路径的海外投资者可能会避开日本国债,日本国债收益率可能会进一步上升。

  不过,如前文所提及,按照布鲁克斯的逻辑,日本国债收益率上升有利提振疲软的日元汇率。日本央行此次宣布的缩减购债规模可能将对收益率曲线施加更大的上行压力,进而触发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不断上升,虽然会打击日债投资者,但这一趋势对日元是有利的。

来源:第一财经

编辑:徐世明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精彩资讯尽在中新经纬APP,点击阅读

  • 中新经纬

    权威 前瞻 专业 亲和

  • V观财报|勘设股份10亿定增告吹,拟认购方贵阳产控按兵不动
  • 九毛九半年报:净利预跌约七成,太二酸菜鱼扩店计划不变
  • 恒指收涨1.25%,科技股走高,小米集团涨逾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