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峰股份终止收购背后:徐翔缘何重回大众视野?或因家族利益
羊城晚报 | 2021-11-25 14:27:09

  文峰股份终止收购背后有故事

  近日,文峰股份(601010)发布的一则收购公告引发了市场广泛关注。公告称,拟通过全资子公司耗资5.38亿元购买文峰集团旗下4家公司100%的股权。方案出炉后,在上交所火速下发问询函的同时,出狱后未曾公开露面或对外发声的徐翔也表示坚决反对。在一番发酵之后,如今这事儿有了新进展,文峰股份于11月22日晚宣布终止收购事项。

  关乎徐翔家族切身利益

  作为昔日的“私募一哥”,徐翔曾在资本市场上叱咤风云。1976年出生的徐翔,15岁时带着3万元进入股市,领衔“涨停板敢死队”一举成名,后成立泽熙投资。2017年,徐翔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被青岛市中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罚金110亿元。

  在今年7月出狱后,徐翔鲜少在公开场合露面或发声,为何徐翔会为此次文峰股份收购事宜重回大众视野?

  徐翔认为标的资产估值过高,质量平平,文峰股份大股东涉嫌掏空上市公司利益。在青岛中院尚未甄别清楚冻结的资产前,不希望文峰股份通过这种不合理的收购方案,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损害股东权益。所以,“明确、坚决反对此次收购方案”。

  公开资料显示,徐翔之母郑素贞为文峰股份第二大股东,共持有2.75亿股股份,持股比例约为14.88%,以11月24日收盘价3.35元计算,这些股份价值达9.21亿元,较2014年12月的8.6亿元成本价浮盈6000万元。文峰股份三季报显示,这些股份目前都处于冻结状态。

  根据徐翔前妻应莹的描述,徐翔案发后,其家庭名下大概接近210亿元的资产都受到查封。据此前媒体报道,在法院追缴违法所得后,徐翔家庭剩余约120亿元财产待处理,而徐翔本人尚有110亿元罚金待缴纳。

  不过,徐翔的父母(徐柏良和郑素贞)、应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都曾表示,在徐翔家庭名下的财产中,他们理应享有合法资产的所有权,并要求相关法院对家庭财产进行甄别。

  徐翔父母此前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表示,徐翔的本金是由他们出的,并用这笔钱赚到了后来的钱,相关资产登记在两人名下是理所当然的事。

  而徐翔的发声中也提到“甄别冻结资产”,这或意味着徐翔家族仍有可能拿回文峰股份的股份,此次收购事宜自然也就与其家族利益密切相关。

  双徐曾经联手操纵股价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文峰股份也是涉及当年徐翔案的企业之一。

  2015年徐翔被抓,两年后的2017年,文峰股份原董事长徐长江因和徐翔“双徐”联手操纵股价,一审被判处两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没资金共计46亿元,其中个人罚金12亿元。

  2014年12月,徐翔之母郑素贞入股文峰股份,2015年2月28日,文峰股份抛出“10转15派3.6元”的高送转预案。徐翔概念+高送转,加上2015年的“疯牛”行情,让业绩平平无奇的文峰股份半年暴涨6倍多。

  2015年4月7日至5月4日期间,公司控股股东文峰集团大举减持股票,持股比例从35.51%下降至20.72%,而文峰集团实控人徐长江控制的南通新有斐大酒店,则完全出清了其持有的10.21%股权。到最终“出逃”结束后,徐长江总共套现67亿余元,这也是徐翔案相关的13宗分案中,套现额度最高的案件。

  而自上市以来,文峰股份的经营业绩都非常一般。2011年上市当年,公司营业收入为64.42亿元、净利润为4.34亿元;2018年,公司营收下降至63.73亿元,净利下降至2.42亿元;2020年,公司营收降至23.49亿元,同比下滑60.8%,净利为2.68亿元,同比下降19.76%。2021年第三季度,公司净利亏损3473万元,同比、环比均为盈转亏,主要是公允价值变动同比减少6172万元。

  2020年2月,由于控股股东的股权结构发生变更,徐长江不再是文峰股份实控人,公司也进入“无主”状态,至今仍无实控人。

  记者 丁玲

责任编辑:熊思怡

  • 中新经纬

    权威 前瞻 专业 亲和

  • GDP创新高,出生人口创新低,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