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新经纬>>产经>>正文

“爱尔眼科行贿”事件发酵中 医疗机构扩张与规范如何兼得

2022-01-12 08:00:40 第一财经

  “爱尔眼科行贿”事件发酵中 医疗机构扩张与规范如何兼得  

  爱尔眼科医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爱尔眼科”,300015.SZ)因被曝“行贿”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微博用户“急诊向日葵艾芬”(实名认证为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1月6日起在微博上连日爆料爱尔眼科旗下宿迁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2017年至2019年的行贿明细。

  随着事情的不断发酵,宿迁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曾在1月9日,承认了涉及的不规范经营行为信息,并表示已于2019年按照董事会相关要求进行了整改,严肃处理了违规员工,并撤换了管理团队。

  爱尔眼科的股价由2022年1月5日41.54元/股,跌至2022年1月11日收盘时的36.28元/股,跌幅超12%。

  艾芬与爱尔眼科的医疗纠纷始于一年前。艾芬一年内通过多种方式维权,并揭露爱尔眼科不合规经营行为。艾芬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行贿文件不只上述这些,还会陆续公开。对于自己的手术纠纷,她表示“一定会坚持维权到三年诉讼有效期的最后一天。”

  15%的“转介费”

  艾芬1月6日起公开的明细表格上显示,包括发生日期、借款日期、患者、手术日期、病种、手术费、金额、转介人职务、联系方式、卡号、呈签号等信息。例如其中有一项飞秒波差,手术费为12580元,涉及的转介金额为1887元,占手术费的15%。

  1月11日上午,艾芬发布“爱尔眼科 行贿中国(6)”的微博。其中提及的是宿迁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2018年借支季节性工资台账”的部分截图,而2018年全年工资台账里涉及“转介费”超50万元。

  关于此次宿迁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被爆出的“转介费”一说,目前业内说法不一。有认为这属于行业普遍现象,也有人表示这种现象并不普遍。

  一般来说,因为没有设备、能力或人才,医院会将病人往高级别的医院转诊,很多转诊的问题属于疑难杂症等复杂案例。艾芬认为,爱尔眼科转诊的病例并非疑难杂症,其转介与正规医疗机构之间的病人转诊有着本质区别。

  在与爱尔眼科一年多的“交锋”中,艾芬从多个渠道和多条线索切入,揭露了爱尔眼科的诸多违规行为。而对于爱尔眼科的行贿行为,实际上早在2021年9月8日,艾芬就曾发文称,在爱尔眼科集团存在大量多系统行贿行为。

  “无论医疗机构的属性是什么,转介费现象肯定是不对的。随着医改的深入,医疗腐败事件会有所减少。市场会逐步趋于合规。”有医院管理领域专家对该事件评论道。

  在爱尔眼科内部,艾芬被称为“爱尔眼科的纪委书记”,会不停地指出他们的错误。针对行贿事件以及与艾芬的医疗纠纷如何解决等问题,记者给爱尔眼科的相关负责人发去邮件,但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回复。

  疯狂扩张与规范诊疗如何兼得

  爱尔眼科于2003年1月24日成立,2009年10月30上市,旗下眼科医院及中心数量有600多家,其中,中国内地就有500多家,属于眼科领域的连锁巨头。根据三季报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爱尔眼科实现营收115.96亿元,净利润为20.03亿元。但在第三季度,爱尔眼科的营收下滑了3.48%,至42.48亿元。

  “以业绩为导向的医疗机构出问题是早晚的事情。”有社会办医领域的专家向记者指出。尽管收费项目需要备案,但民营医院会有一定的自主定价空间,所以爱尔眼科的收费及费用构成无法直接与其他医疗机构同类项目进行对比。

  非公医疗机构应该有良好的公信力,有业内专家举例美国,80%是非公医疗,20%是公立的。在非公医疗机构里80%是非营利性质的,就算公司上市,也不能分红。

  “爱尔眼科存在的问题主要是医疗实力和市场能力的选择问题,非公更要在重视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的基础上,提供更好的服务。”一位民营眼科医疗机构的负责人认为,艾芬医生的爆料对爱尔眼科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但会规范爱尔眼科和行业发展。民营医疗机构只有提供更优质的服务的同时,提供更高的医疗水平才能保证获客率和诊疗规范。

  为减少医患关系出现问题,规范诊疗行为,有的医疗机构开始尝试请律师出面监督,来证明医患签署的各项协议。

  回顾2020年5月,艾芬在武汉爱尔眼科医院接受了右眼白内障手术,同年10月,右眼视网膜脱落,几近失明。艾芬认为术前医生未仔细检查眼底,事后多次复查也不规范,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机。2020年12月31日,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发布声明称,患者右眼为高度近视并发性白内障,有手术适应症,该患者的术前检查、手术和术后复查等各环节均符合医疗规范。

  对于医院是否对艾芬的眼底进行仔细检查的问题,直至现如今,都未能调查出最终结果。有业内人士猜测,艾芬此次的爆料,爱尔眼科的营销策略会变得更为隐秘。据知情人士透露,原来客户关系管理系统各个医院都可以录入,现在就集中到几个人手上。

  艾芬表示,她想要拿到就诊时的真实资料再去走法律程序。“从被害日开始算起,诉讼期有三年。在三年期快满的时候,我再想办法走法律途径。”艾芬告诉记者,如果有能力,会自己去打自己的官司。

(编辑:张澍楠)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17012796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513525309 报料邮箱(可文字、音视频):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22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经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