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新经纬>>科技>>正文

数字藏品、虚拟主播、元宇宙婚礼……元宇宙新风口在哪里?

2022-06-23 09:56:16 《中国新闻》报

  元宇宙热度持续 新风口在哪里?

  【《中国新闻》报记者张乐 报道】2021年被称为元宇宙的元年,无论是在社会层面还是在投资层面,元宇宙都炙手可热。今年以来,元宇宙热度持续,玩法五花八门,有人签约虚拟偶像,有人推出数字藏品,还有人试水元宇宙婚礼。到底什么是元宇宙?估计大多数人都似懂非懂。但不可否认,每一次对于元宇宙的探索,都会让我们对元宇宙的认识更进一步。每一次努力抓住新风口的尝试,都会让元宇宙的未来样貌更加清晰。

6月9日,在香港举行的时装项目“Juxtaposed 2022 FASHION META”展览,以实体及虚拟的时装展现,让入场人士欣赏不同时装风格。图为实体与虚拟结合的时装表演。(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6月9日,在香港举行的时装项目“Juxtaposed 2022 FASHION META”展览,以实体及虚拟的时装展现,让入场人士欣赏不同时装风格。图为实体与虚拟结合的时装表演。(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元宇宙婚礼 可邀请过世亲人“出席”

  疫情之下,想顺利地举办一场理想中的婚礼并非易事。困境出灵感,清博创新研究院副院长、负责元宇宙商业模式创新工作的吴一荻计划把自己的婚礼现场变成一场全息投影秀。

  吴一荻称,她和先生都出生在丝绸之路上——陕西和河南,两人很想做“一带一路”文化使者,曾约定每年去一个沿线国家旅游和调研。在她的设想中,整场婚礼设计都将融入“一带一路”元素。两个人的出生地、结缘地非洲和当地的动物将通过5D投影一一呈现;光影闪烁中,夜幕落下,朝阳升起,承载着日月的祝福。

  比吴一荻的“全息投影”婚礼走得更远的是印度新人的元宇宙婚礼。

  今年2月,来自印度泰米尔纳德邦的帕德玛瓦帝和拉姆丝瓦米在元宇宙中举办了一场霍格沃茨主题的婚礼派对,新娘已过世的父亲也“出席”这场虚拟派对并送上祝福。

  3000多名宾客们被邀请进一个数字空间,通过手机、平板电脑或笔记本电脑参加婚礼,新人以虚拟形式致辞,宾客们可以到城堡游览并定制头像和服饰。整场婚礼从设计、开发到举办仅耗资约1.3万元人民币。

  新郎定制了一个与去世的岳父相似的3D角色,并邀请其“参加”婚礼,“他会祝福我们,这只有在元宇宙中才能实现。”

  数字藏品火速售罄 虚拟人纷纷上岗

  如果说元宇宙婚礼离人们的生活还有一定距离,那么元宇宙的另一应用——数字藏品则已经来到了身边。

  今年以来,数字藏品异常火爆,各大互联网企业相继推出数字藏品平台,而多个数字产品一经发布即售罄。一些摩拳擦掌准备“剁手”的年轻人败兴而归。

  虚拟人是另一大热点。在刚刚过去的618电商节期间,越来越多的虚拟主播开始活跃在各大品牌直播间,他们全天24小时不眠不休,勤奋敬业,成为直播带货界的一支生力军。

  除了虚拟主播还有“数字艺人”。虚拟歌手洛天依、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虚拟偶像团体A-SOUL等虚拟IP形象收获众多关注度。

  高速发展也伴随着问题。A-SOUL成员珈乐因身体及学业原因,进入“直播休眠”,消息冲上热搜,引起粉丝们不满,有关虚拟偶像背后的“中之人”(虚拟形象的真人扮演者)秘密曝光,负面新闻也随即而至。

  在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首席数字战略官杜正平看来,元宇宙是人类社会深度数字化时代正在来临的标识。

  中国计算机行业协会元宇宙产业专委会对应用的未来曾给出“评测”:我国元宇宙上下游产业目前产值300亿元左右,主要体现在游戏娱乐、VR和AR硬件等方面。未来五年,可突破2000亿元。

  “未来的元宇宙不是讨论出来的,而是实践出来的”

  元宇宙究竟是什么?元宇宙面临哪些争议?未来的元宇宙究竟是什么模样?近日,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元宇宙文化实验室主任沈阳接受《中国新闻》报记者专访,畅谈元宇宙的探索、发展和争议。

  《中国新闻》报:普通人当下能接触到的元宇宙应用场景,主要有哪些?

  沈阳:首先是游戏,VR游戏、AR游戏。然后大家在手机上能接触到虚拟人。相比普通人,元宇宙面向专业领域的应用更多。比如,工业元宇宙,旅游当中也会用到一些增强现实的东西,文旅元宇宙。还有剧本杀的元宇宙。也有天人元宇宙,就是把自己病逝的亲人用虚拟现实技术还原出来。目前,元宇宙在TO B和TO C领域都有一定的萌芽,但是离真正的大面积普及,可能还需要5至10年时间。

  《中国新闻》报:关于元宇宙的未来,记得您曾结合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现象提出“三问”,如何理解?

  沈阳:第一问是成败之争。我认为,人类从二维的互联网转向三维的互联网,这个趋势是不会变的。悬念只在于到底什么时候能实现。

  第二问是名实之争。到底什么叫元宇宙?什么是未来真正会出现的元宇宙?今天的讨论其实都是一家之言。微软CEO纳德拉与Meta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对元宇宙的理解不一样。《钢铁侠2》电影里面展现出来的元宇宙是全息投影类的元宇宙,《黑客帝国》里面展现出来的元宇宙是脑机接口元宇宙,也不一样。

  当然,大家也有一些共识,比如三维化,虚拟的,需要有web3.0,对资产的可拥有能力,就可以去做元宇宙相关工作了。最终元宇宙是什么样子,是由实践决定的,而不是靠大家在那里讨论概念想出来的。就像我们在十年前不会想到移动互联网最后出来两大应用一个是微信,一个是抖音,谁能说得清楚?

  第三问是中美之争或者叫东西之争,元宇宙的概念在美国已经存在很多年了,在中国去年突然出圈了。我们现在要注意不要被对方落下太多,不要形成新的卡脖子。另一方面也得注意怎样去适合中国的国情,根据中国的国情、文化、习惯、社会制度对元宇宙做一些改造,让它更加适合我们的生活。

  另外,其实还有第四问,利弊之争。我个人觉得目前讨论利弊稍微有点早,因为现在的应用还比较少。有的人担心沉迷,现在不是沉迷的问题,而是大家戴这个头盔戴一会儿就晕的问题,离沉迷还有很远的距离。就像生一个小孩,小孩还在肚子里的时候,我们没必要去讨论他未来是坏人还是好人。这个要看我们怎么去用它,比如工业元宇宙,如果在工业领域发挥作用的话,对中国的实体经济的赋能就会非常明显。

  《中国新闻》报:据您观察,中国元宇宙产业目前发展到了怎样的规模?

  沈阳:文旅元宇宙中,VR和AR已经应用在很多标志性的景点里。做虚拟人的公司已经超过200家,一些公司已经拿到了一亿多美元的融资。也有公司现在年流水过亿元了。整个产业处在蓬勃发展的早期阶段。

  《中国新闻》报:元宇宙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何在?为何能在这个群体中流行?

  沈阳:年轻人本身就是互联网的原住民。显然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会成为元宇宙的移民。他们也比较乐于使用这些新的工具,因为老的东西对他们来说有点乏味。很多年轻人在朋友圈发信息,是会屏蔽父母的,他们就是要去寻找一些新的、父母不去的地方。元宇宙就是他们乐意去尝试的一个新的场景。

  《中国新闻》报:其他人群对元宇宙的应用情况如何?

  沈阳:某些领域中,如果元宇宙能明显带动生产力,那么大家也会去使用。比如说现在驾校提供的VR元宇宙,给人虚拟驾驶的体验。只不过目前这个头盔戴不了多久就会头晕,一般最多就戴个40分钟。可以观察进一步的发展。

  (完)

(编辑:吴晓薇)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17012796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513525309 报料邮箱(可文字、音视频):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22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经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