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新经纬>>股市>>正文

天鹅股份十连板背后:供销概念虚火升腾,虚妄炒作幻境何时勘破?

2022-11-16 20:58:51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调查丨天鹅股份十连板背后:供销概念虚火升腾,虚妄炒作幻境何时勘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杨坪 深圳报道

  11月16日,是天鹅股份(603029.SZ)连续停牌的第三天,公司股价异动核查结果还没有出炉,股价一时定格在了40.57元。

  按照当前的股价测算,天鹅股份动态市盈率达到了84.7倍,超过A股市场87%的上市公司。

  10月中旬,一则有关供销社“基层社”重建的消息引爆了资本市场,作为山东省供销合作社控股上市公司,天鹅股份在一众“供销社概念股”中拔得头筹,10月31日起至11月11日,股价连续10个交易日涨停,股票价格累计涨幅达159.33%。

  然而,股价扶摇直上,天鹅股份的基本面却乏善可陈。

  今年前三季度,天鹅股份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63.03万元,其中971.56万元为政府补贴。

  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追问公司与“山东省供销合作社”的关系,天鹅股份证券部人士无奈地强调:“我们直接控股股东是山东供销资本公司,他们是山东省供销合作社的全资子公司,但公司目前的订单都是市场化形成的,没有山东省供销社的订单,而且公告也说过了,我们没有改变主营业务或者对主营业务作出重大调整的计划。”

  这一表态或许预示着,这场虚妄的炒作将难以摆脱崩溃宿命。

  奄奄一息的“天鹅”

  因为股东背景,天鹅股冲上了“供销社概念股”风口,但最终能否如愿分享红利却是一场虚妄之幻。

  公开资料显示,天鹅股份前身是棉麻机械厂,身处棉花加工机械制造行业,主要产品为轧花设备和剥绒设备,于2016年4月27日登陆沪市主板,其是山东省供销合作社旗下唯一的一家上市公司。

  2020年1月,为了推动山东省供销合作社由管资产向管资本的转变,进一步强化资本运作,确保社有资产保值增值,山东省供销社将其持有的天鹅股份2,700万股股份(占天鹅股份总股本的28.93%)无偿划转至山东供销资本公司。

  后者是山东省供销社全资子公司,根据官网数据显示,山东供销资本公司的主要职责是作为社有资本市场化运作平台,代表省社履行出资人权利,秉持服务三农宗旨,实现社有资产保值增值。

  山东供销资本公司有二级权属企业15家,管理资产总额27亿元,涵盖农业社会化服务、现代高效农业、机械装备制造、农村现代流通、农村金融服务五大板块。

  天鹅股份与山东省供销合作社渊源颇深,但二者商业往来却微乎其微。根据招股书显示,2013年度、2014年度及2015年度,天鹅股份关联销售收入占公司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仅9.14%、3.43%及3.09%,呈现逐年下降的态势。

  天鹅股份在上市当年即出现业绩下滑,2016年,天鹅股份收入下滑33.56%,净利润下滑29.58%,扣非净利润下滑45.48%;进入2017年后更是进一步恶化,2018年至2020年,公司更是连续三年扣非净利润为负值,进入2021年才勉强扭亏。

  2021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22亿元,同比增长16.4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613.55万元,而扣除含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2104.14万元)、政府补助(1597.12万元)在内的多项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后,公司扣非净利润仅210.42万元。

  进入2022年前三季度,由于产品市场需求增加,天鹅股份业绩较2021年同期虽依旧略有增长,但幅度和规模均不大。2022年1-9月,天鹅股份营业收入和扣非净利润分别仅为2.79亿元、332.66万元。

  在意识到主业发展乏力后,天鹅股份也曾尝试“转型”。2018年,天鹅股份收购了武汉中软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软通),增加网络安全业务,转型为“装备制造+网络安全”双主业发展模式,但最终以失败告终。

  中软通全部净资产账面价值6000万元,评估值3.28亿元,增值率443.55%。天鹅股份以1.63亿元现金收购中软通51%的股权,形成商誉1.28亿元,交易对手承诺中软通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经审计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500万元、3,500 万元、5,000 万元。

  但中软通2018年度、2019 年度及2020年1-8月实际实现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2518.75万元、2806.22万元,-1780.91 万元。

  2020年末,天鹅股份将持有的中软通51%股权以1.74亿元价格转让,并于2021年1月完成股权过户。 不过,时至今日,天鹅股份尚有4517.09万元股份转让款逾期未收回,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

  供销社生意到底有多好?

  深入剖析天鹅股份受资金热炒的原因,主要是源于市场对于供销社基层社重建的预期,然而,供销社是一笔好生意吗?

  早前,有媒体报道,湖北基层供销社恢复重建至1373个,基本覆盖全省乡镇;宁夏乡镇级供销合作社覆盖率达到92.7%;今年上半年重庆也已投入财政资金2.6亿元,重建基层社达805个,瞬间引爆了市场。

  但据沪上一名中型券商零售商贸行业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其实供销系统一直都存在,这些年供销社在全国范围发展起来的庞大的农资、 农产品、消费品、再生资源销售网络,一直在发挥作用,很多地区的供销系统还提供大宗商品交易平台搭建、农批市场 运营租赁、物流仓储配送、土地托管流转以及农业技术支持等综合服务。”

  “目前所说的’重建’主要指的是供销社基层社,但供销社基层社的重建从很早就开始出现了,现在引发关注主要是因为符合乡村振兴战略,他最重要的功能是承载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通过社会化服务以及流通体系的建设,解决农业的生产问题。但当前主要体现在政策预期上,市场的反应有些过度了。”前述商贸行业分析师进一步指出。

  山东省供销合作社的基层社重建也有征兆。

  2022年6月,其官网发布了一则《山东省供销合作社系统基层组织振兴三年行动方案》的通知,其中也明确指出,要恢复重建“空白”基层社。对基层社空白乡镇、“三无”基层社和停歇业基层社等供销社服务“空白”的地方,采取县级社投资、社有企业下沉、开放办社吸纳等多种方式恢复供销社组织和服务。三年内,全省系统恢复重建服务“空白”基层社100家以上。

  同时,这份文件还指出“省供销社选择具备条件的市县供销社,通过股权投资方式,共同打造龙头企业。通过三年左右的努力,力争全省系统营业收入过亿元的流通企业发展到30家,其中过5亿元的15家;土地托管服务面积5万亩以上的企业达到30家,其中10万亩以上的10家,基本形成省市县龙头企业梯队。”

  根据山东省供销合作社官网信息显示,其下属市县供销社分布在青岛、淄博、枣庄等13个县市。根据公开数据显示,山东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的开办资金为2325万元,通过山东供销资本公司实际控制了118家企业(含已注销企业),除了天鹅股份之外,还包括其他农业机械公司,供应链管理公司、商业咨询服务公司、粮食收储公司等。

  虽然旗下控制企业颇多,但山东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的融资渠道却较为有限,旗下仅一家上市公司,截至2022年9月6日,其已通过山东供销资本公司质押天鹅股份1308万股,占其总持股比例的17.71%,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0.78%。

  目前,山东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并未对外公司财务数据,但从其官网中关于主要目标的表态——“通过3至5年”、“整体资产负债率降至70%以下”可以看出其社有企业的整体资产负债率在70%以上。

  事实上,由于供销社主体从事的业务有一定的公益属性,和三农事业紧密相关,资金需求量大,资产负债率高、盈利微薄是各大供销社的“通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了8家具有公开信息披露的区域供销社发债主体,包括浙江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全资子公司浙江省兴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中国供销集团有限公司、安徽省供销集团有限公司、新疆供销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重庆供销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湖北省供销合作社社有资产经营管理公司、河北省供销合作总社全资子公司河北省新合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广东省供销合作联社子公司广东粤合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等,在2019年上半年至2022年上半年这个时间范畴内,这些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均在71%以上,净利率均不超过1.35%。

  其中资产负债率最高的安徽省供销集团有限公司,截至2021年上半年总规模为265.1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7.19%,2021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77.59亿元,但净利润只有2.39亿元,净利率1.35%。

  目前仍有存续债券的北京供销社投资管理中心、湖北省供销合作社社有资产经营管理公司、浙江省兴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中国供销集团有限公司中,目前资产负债率最低的是北京供销社投资管理中心,截至2022年上半年资产规模为302.0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9.60%,但这有赖于当地政府及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较大的支持力度。

  事实上,北京供销社投资管理中心主要的利润来源都依赖于公司145.95万平方米的商业地产出租收入,而其核心的商品销售业务板块盈利能力较差,2021年毛利率仅为1.02%。相比之下,没有房地产业务的中国供销集团有限公司,其财务数据更能反映我国供销社业务的现状,其2021年主营业务毛利率小幅为4.59%,公司利润总额各项政府补助和资产处置收益。

  游资的虚妄炒作

  值得一提的是,多名市场人士认为,虽然乡村振兴战略中,供销系统的作用有望进一步凸显,但从目前的发展形势来看,对相关产业企业的业绩提振较为有限。

  根据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第七届第四次全体会议上披露的情况,全系统2021年实现销售总额6.26万亿元,同期阿里巴巴集团商品交易额为8.119万亿,二者在同一量级。

  然而,招商银行研究院评论员王海量便在其研报中明确指出:“虽然供销系统的整体销售额庞大,但是规模效应并不明显,长期以来供销系统的利润率始终在1%左右徘徊,低于社会商品流通行业的平均水平。这一现象与供销系统主心骨不突出、资源网络未形成合力、人才队伍断层等因素有关。”

  同时,汪海量还认为,从外部环境而言,“三农”工作的开展涉及到政府和各层面多部门,需要协调如发改委、住建、农业农村、国土资源、财政、工商、商务、科技等多个部门。目前国内尚无明确的单一牵头部门也并未建立联席会议等制度,且各行政部门一般是从自身职能出发来开展工作,在这种背景下,供销社在开展“三农”工作时将面临着跨部门合作方面的考验。

  在供销社引发热议的这段时间里,供销社除了发布一则招考通知之外,也并未在官方渠道上出台围绕自身的重大政策文件。

  天鹅股份证券部人士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虽然市场流传了一些关于供销社的信息,但是我们从山东省供销合作社那边什么(文件)都没有收到。”

  天鹅股份证券部人士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目前山东省供销合作社与公司并“没有业务往来”。

  在11月11日召开的三季报业绩说明会上,天鹅股份相关高管亦多次强调:“公司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实行人员、资产、财务分开,机构、业务独立。目前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及上市公司未来十二个月内均没有改变主营业务或者对主营业务作出重大调整的计划。”

  值得一提的是,天鹅股份并不是首次遭到游资大举炒作。

  2月初,国务院发布了《“十四五”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规划》。《规划》提出,到2025年,农业基础更加稳固,乡村振兴战略全面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取得重要进展。

  在这一消息的刺激之下,2022年2月,天鹅股份股价多次异动,整个2月,天鹅股份合计出现了7个涨停板,其中在2月18日这一天,盘中更是上演地天板,当日换手率达到22.32%,而背后的资金推手均为营业部游资和散户。

  不过,此次炒作只持续了不到十天,2月24日开始,公司股价便接连跌停,到4月时就已跌回上涨前的水平。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陈俊明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17012796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513525309 报料邮箱(可文字、音视频):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23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经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